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济南农民工春运调查回家的路到底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3-03 14:18:07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一张小小的火车票,我在这头,家在那头。对于在外漂泊了一年的农民工们来说,春节时一家人团聚是最温暖的事了。春运期间,济南有150余万农民工返乡过年,他们中既有刚踏入泉城的新一代,也有在济南摸爬滚打了七八年的老字辈。对于这些年纪大些的农民工来说,繁琐的网络、电话购票流程他们“学不会”、“玩不转”,为了一张承载着无限乡愁的车票,他们使尽浑身解数。

为期40天的2014年春运,客流量预计将达36.2亿人次,相当于全国人口整体迁徙两次。面对如何回家的问题,“买张火车票”依然是多数外来务工者们的首选。

近两年,铁路部门开通了网络和电话订票的利民举措,但对于很多外来务工人员来说,繁琐的网络、电话购票流程他们“玩不转”。在不断进步的春运大背景下,买票手段与知识结构错位的农民工们的春运故事更显得奇特跌宕。

仅一列车

35小时的“站票”

K205是济南开往成都的唯一一辆列车,从1月18日往后的座票早已卖光。买下一张无座票,就意味着毛运科要在火车上站35个小时,还要从成都倒几次车,这对年近六旬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只剩站票了,买不买?”9日11:10,毛运科站在济南火车站售票口前,双眼环顾四周,脸上写满了失望。这几天高校大学生纷纷放假,车站售票口排起一二十米的长龙。一身土气装扮的毛运科挤在学生堆里有些扎眼,后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只好先从售票口退了出来。

这已经是毛运科第4天来车站排队了,他所在的工地就在火车站附近,空闲的时候就会来碰碰运气。毛运科来自四川省绵竹市拱星镇,来济南打工 4年了。2008年的一场汶川大地震,绵竹市受灾严重,他家中的房屋全部倒塌,震后重新盖房花了八九万的费用,他只好跟着同乡来济打工还债。济南距离绵竹长达1540多公里,K205次列车票价251元,时长35小时10分钟。过去几年,毛运科嫌汽车票太贵,都是坐这趟列车,每年春节往返一次。

“这趟车太紧张了,看来今年又悬了。”毛运科告诉记者,过去3年他只买到过一张座票,今年他已经不抱希望。“我腿今年不太方便,站30多个小时就怕身体受不了,但实在买不到也只能站着回家了。”眼看着站票数量也越来越少,毛运科有些犹豫不决。

程序繁琐 网络、电话订票“学不会”

难点、累点,在48岁的孙存亮看来都“不叫事”,只要能买到一张回兰州的车票就成。10日,孙存亮在火车站售票厅内待了一下午,两眼一直盯着滚动的大屏幕,1月23、24、25日这3天开往兰州的3趟列车车票全部售罄,连张站票也没剩下。老板承诺1月22号放假,第一次来济南一家饭店打工的孙存亮原本打算23号就买票回家,但现实让他不知所措。

根据规定,火车票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延长至20天,窗口、代售点、自助售票机预售期为18天,前者有提前两天的时间优势。为何不尝试网络和电话购票?孙存亮挠了挠头说:“这两样都让人教过,但没学会。”

孙存亮的回答代表了很多农民工的心声。记者了解到,不懂电脑、网速慢、没有网银等障碍成为不少农民工网络购票的一道坎;使用12306电话订票也 很 麻 烦 ,要 先 转 拨95105105,再选择订票种类、乘车日期、地方区号、车次等七八道程序,一会儿按这个键、一会儿按那个键,稍微疏忽就出错要重来,花了四五分钟好不容易进入正题,电话那头又说没票了。最终,不少农民工还是放弃了这种方式,决定实地排队买票,这样心里最踏实。

晚了两天 排队购票“很吃亏”

网络和电话订票服务的开通,让曾经拼体力熬夜排队买票的农民工们一下子丧失了优势。一个现实问题是,由于窗口预售期要比网络沈阳哪里能治白癜风、电话推迟两天,让不会操作的农民工们变得更加被动。

“网络和电话订票预售时间长,热门方向车票一放票就被抢光了。”济南火车站售票厅的工作人员坦承,如果这两种方式显示车票“已售完”,到车站窗口、代售点及自动售票机买票基本上就没有希望了,只能等旅客预订了火车票没有及时去取,或者有人退票,这些票额重新返回售票系统后,在售票窗口、代售点还能碰碰运气。“应该考虑我们这些文化低的打工者。”不少务工人员反映,铁路部门提倡网上售票没有错,能大大提高售票效率,但排队和网络预售时间应统一,或者在窗口、代售点预留一部分票额,不要全部拿到互联网及电话预售,这样才公平。

团体购票

用工单位“不热心”

铁路部门从2013年12月8日至16日,开始优先为用工企业和满5人的务工人员自组团办理务工人员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团体往返票。2014年1月16日至2月24日春运期间所有加开的临客列车车票,全部优先用于务工人员团体往返票。春运铁路临客车票预售期有所提前,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为25天,车站窗口、代售点、自动售票机预售期为23天,农民工在同时间赛跑上终于领先一步。“我们想办理多人团体购票,可单位压根就不管这事。”苗勇在济南东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跟他一起的还有七八个四川同乡。苗勇说,去年12月初他就知道能买团体票了,但单位购票需要经办人提供单位营业执照、介绍信,还要加盖单位财务章,单位压根就不管这件事。再加上工期紧张,他和同乡也无暇自组团前去购票,错过了最佳购票期。“很多线路都没有临客,团体票也起不到啥用。”不少农民工抱怨说。

□本报记者 郭吉刚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单页阅读

标签:

多远

济南

农民工

调查

收购物卡回收

云南活动板房

天燃气燃烧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