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太阳血5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7:25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彭承忠

县教育局通知,全县要举办一次民间文化艺术活动,早早西卡村小是土家山寨里的小学,希望能组织一个有民族特色的节目。校长想把土家寨摆手舞弄去,寨上的男人们打工去了,凑不到那么多人,在家的老人妇女不好组织,只好作罢。李老师建议让红贵和小玉去县里。校长说:“这两个小伢长得是很漂亮,就是太小,怕是没有什么绝活。”

李老师把两个小孩叫来,问他俩想不想去县城表演节目,红贵和小玉都说想。红贵说:“我会吹咚咚喹,长寿公公教我的。我比电视里那个伯伯吹得还好一些。”

小玉也笑着说:“我会唱咚咚喹歌,也是公公教我的。”好家伙,这就是土家绝活嘛。李老师好奇地打量着小玉,让她唱一下听听。

小玉甜甜一笑,用甜润的童音唱起了土家咚咚喹:巴列个咚,巴列个咚巴列个查尺丝米个窝嗡嗡米个提窝嗡老子米你巴提浮沙米子嘎卡提浮拉也拉沙挖地浮“太好了,太好了。”李老师高兴地拍起了巴掌。校长和围观的孩子们也情不自禁鼓起了掌。

小玉和红贵获得了金奖。县文化馆的老师说:“小玉是土家山寨里的小宋祖英,小脸比宋祖英还漂亮呢。”四因为父母长年在外和金菊婆婆的溺爱,红贵爱做什么做什么,在没有一点约束的环境中渐渐长大。

寨子前面的小河边有一片风景林,一棵百年古树上有一窝马蜂。农历九月,是蜂蛹最壮的时候,红贵背着一捆干稻草去烧马蜂窝。他把稻草扎成若干小把,攀着长梯悄悄地将草把运上大树,放在树枝上,然后点一把火伸向蜂窝。马蜂被这突然袭击烧懵了,被烧掉翅膀的大马蜂纷纷下落。

红贵得意起来,哈哈大笑:“烧死你,烧死你。”还用火把去捅蜂窝,希望把它捅下地。从野外飞回的马蜂发现了他,在他的脸上狠狠蜇了一口。红贵大叫一声,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他扔掉火把,猴子一般敏捷地从长梯上溜了下来,一边脱下衣服挥打追击他的马蜂,一边奔向小河,咚地一声跳进水潭躲藏起来。追赶他的马蜂在水面上盘旋好一会才离开。

这种马蜂毒性很大,据说水牛被蜇七下就会死去。红贵爬上岸,感到脸上紧绷绷的,头也很痛,身子发颤,有些走不动。

金菊婆婆闻讯赶来,儿一声崽一声地哭着把红贵背到冉兽医家去打针。

冉兽医一边给他打针,一边取笑红贵:“肿得像个胖(判)官,蜂子崽崽好吃不?”

红贵又痛又恼,朝冉兽医踢了一脚:“笑笑笑,日你娘!”“骂人,打嘴巴!”金菊婆婆并不打他的嘴巴,只是对冉兽医说:“冉表叔,莫多心。”冉兽医也没在意红贵骂自己,只是嘿嘿一笑:“狗日的,莫动,针搞断了莫怪老子!”红贵这才安静下来。

红贵一连几天躲在家里不敢见人,就连小玉也不让见。几天后,他的脸才消肿慢慢恢复原样,被蜇的地方还有一圈紫色的印迹。

小玉她们上学去了,金菊婆婆在园子里挖红苕。红贵一人在家很无聊,就出门到寨子上闲逛。走到一个苕棚子边,红贵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就吸了起来。他现在学会了抽烟。秋天的阳光很温暖,苕棚子上盖的茅草在习习秋风中沙沙作响。

红贵来了兴趣,心想这茅草一定易燃,就用打火机去点苕棚子。茅草点燃了,红贵几脚就将刚燃起的火踢灭了。他又将茅草点燃,这次没有及时扑灭,想让火燃大一点更刺激。这时风大了,火势借着风熊熊燃烧起来,烤得红贵脸上生痛。他知道火是扑不灭了,就撒腿跑了。

寨子上静悄悄的,红贵想,肯定没人知道他烧苕棚的事情。这时,冉兽医进了寨子。红贵连忙躲在一棵树后面。冉兽医径直去了高幺婶家,高幺婶把他让进门,就连忙把门轻轻关上。大约过了一袋烟的时间,冉兽医才从高幺婶家出来。这一切,都被红贵看在了眼里。关着门肯定是做见不得人的坏事。红贵有些恨高幺婶,更恨冉兽医。心里只想做一件狠事报复一下冉兽医。怎么报复?打他家冉红?人家下乡里上初中去了,现在肯定也不是冉红的对手。红贵又想到冉兽医家那条大狼狗,那狗日的真可恨,有一次和小玉家的大黄狗打架,差点把大黄狗咬死。冉家总是把大狼狗拴在吊脚楼下,怕它惹祸咬了人。红贵决定去偷袭大狼狗,狠狠地朝它头上打一石头就跑。

他来到村小,学校正在上课。一只肥壮的大黑猫趴在小卖部的墙边打呼噜。这是冉兽医家的猫,被学生们抓习惯了,很温顺。红贵一笑,改变了主意,抓起大黑猫,抱在怀里就往寨上跑。麻婆婆没有发现红贵抱走了她家的大黑猫。红贵把大黑猫的四肢捆牢,按在地上把两个卵蛋给割了,一边割一边说:“看你还冉脚猪不冉脚猪。”

晚上,麻婆婆和被烧了苕棚的人家都上金菊婆婆家来告状。还有谁比红贵更淘气的呢?不用猜,人们也知道这种事情是红贵干的。红贵并不抵赖,没事一样,笑着承认了。

这还了得!放火操刀,都是犯王法的事情。金菊婆婆真的很生气,决定狠狠地把红贵打一顿。她操起一根木棍,朝红贵的屁股上打去。

红贵被打痛了,大吼一声:“婆婆,你是不是要打!”金菊婆婆不吱声,又在红贵的腿上重重打了一下。

红贵跳了起来,扑上去一把扯掉金菊婆婆的丝帕,用劲抓扯着老人花白的头发。长寿公公连忙上去扯劝,可红贵就是不松手。小玉哭着说:“红贵哥,你好苕呀,连婆婆也敢打。”红贵这才松了手。

金菊婆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放声大哭:“老天爷呀,田家出了衣包。我是管不了啦,骂也骂不听,打又打不下来。变坏了,我怎么向他娘老子交票呀。”

三亚西服定做

石河子工服定做

青岛制作工作服

陇南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