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2

发布时间:2020-07-13 12:36:24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吕金华

两弟兄压根儿没有听到大人们惊慌的喊叫声,更没有听到他妈的喊叫声。

西边天上刚刚有点响动,田里做活路的玉珍就感到不好了,这声音和那天的一样,却比那天的阵势大得多,好像天就要塌下来一样,大伙儿都拄着锄头把子呆住了。呆在屋里的,听到声音也都出来了,那声音越来越大,钻得人耳根子生疼,人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满天满地的恐怖笼罩着青龙山和石板沟,给人四下无路、无处能躲的感觉,有的把锄把拄得紧紧的,有的就靠一棵树或者干脆蹲在地上。陷在恐怖里的人们把娃儿紧紧地搂在怀里。没有哪个晓得这些狗日的日本飞机又会在天上打成个什么样子,也没有人晓得哪时候这些龌龊东西才会飞走。

只有岁不满十的娃儿胆子大,不晓得什么叫害怕。大顺和小顺特别兴奋,狗卵子棋已经下腻了,老是被大顺逼得吃狗卵子,他早就等着这黑乌鸦来。好和哥哥玩打黑乌鸦,两弟兄从地上捡起小石头堆着,好打天上那些轰轰隆隆响着的家伙,但是他们的力气太小,石头甩不了几尺高。但比下狗卵子棋有意思些。那黑乌鸦从肚子里掉下一个水桶粗的家伙来,他们一点也不晓得,就连他妈在田坎上发出的那一声撕得破天的尖叫,他俩也一点都没有听见。

打呀,打呀,两弟兄拼命地把手里的石头砸向空中。一只黑乌鸦越飞越低,大顺看见,那家伙肚子底下掉下一个黑黢黢的东西来。他想,那肯定是黑乌鸦屙的一大截屎。还没看明白,只听得一声巨响,大顺像是被一把大手向后猛推一掌,又被高高地抛了起来,接着就什么也不晓得了。

德顺女人玉珍一大早就在自家租田里种大蒜,西边天上的响声一起,她的心就止不住地狂跳起来,就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这几天晚上老是睡不着觉,等她看清楚天上那些黑黢黢的东西,她就知道大事不好,两个娃儿一天在屋里黑乌鸦黑乌鸦地讲,她没有在意,这时她心慌意乱地往青龙山上望,两个娃儿正一蹦一跳地捡着地上的石头朝天上打,四周田里的人也都朝青龙山上望,玉珍就眼看着那架飞机从天上冲下来,肚皮几乎贴着青龙山了,她大声地喊:“大顺,大顺,莫动,莫动啊!”边喊边丢下手里的挖锄不要命地向青龙山上扑去。

可是,还没等她跑几步,青龙山上“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无数石块土块冲天而起,接着又是几声巨响,青龙山霎时被飞扬的土块石块树枝笼罩起来,黢黑的浓烟把青龙山裹得紧紧的。

德顺女人玉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天——啦——我的儿呀——”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田坎上。

吕金华

等吓傻了的人们从惊慌中醒来的时候,那群黑乌鸦早已飞得不知哪里去了,青龙山上的浓烟也已被风吹散,一切只是咂几口烟的功夫。

大顺是被伍光灿老人找到背回来的,两眼紧闭,伍光灿看这娃儿还是热的,太阳上的青筋还在跳动,又是掐人中又是挤压胸口,大顺才睁开眼悠出了一口气,可无论大人们怎么喊他,他就是直着一双眼睛不说一句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伍光灿说,这娃儿八成是被炸聋了,炸傻了。看着那娃儿直挺挺地躺在篾席子上,大人们除了得急,想不出一点办法。靖卿爷也来了,破天荒地叫人去镇上请南山医生。

小顺最惨,他是赵晃子和一班人在青龙山一坨一坨地找到,用一个背篓背回来的,小顺被炸成了七八坨,肠肝肚肺都不见了,脑壳也炸得看不清样子,只能勉强拼成个人形,血把地上的土块染成暗黑的颜色,石板沟的黄木匠锯了两块木板,钉了个木匣子,帮忙装了。一沟一湾的人没有哪个说话,都暗暗地落泪,连半辈子来从没有落过泪的靖卿爷也流泪了。玉珍拼命地要看小顺最后一眼,却被一班姐妹死命地挡住了。

伍光灿说,小顺虽然岁不满十,但这样凶死的娃儿,还是要请道士给他开个路,超度一下子,不然,那娃儿到阴间连路都找不到,还要遭罪的。哪家出了这样的事,不要人说,就有后生去请丧鼓班子,请道士,在这个地方,红事请白事戳,是土家族祖先定的规矩,况且伍德顺不在家,女人玉珍又伤心成那个样子,主不了事。

小顺是个人见人爱的娃儿,它毕竟来人世间走了一遭。玉珍怎么也想不过,心里像刀剐样地疼,自己一家没有得罪过别人啊,没有得罪过日本人啊,没有做过亏心事啊,你这该天杀的日本人怎么下这号的毒手啊,老子一泡屎一泡尿地把两个娃儿盘大,就这样被毁了,老天爷怎么这样不长眼睛啊。继而她又埋怨自己,明明晓得地方上不利净,你把两个娃儿使去放什么牛放什么羊子呢,是自己把两个娃儿毁了啊。伍德顺你这个狗日的,你给老子死到哪里去了啊,你赶快回来给老子把娃儿找回来啊。(待续)

丽水工服设计

吉林订做西服

青海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