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0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4:54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吕金华

德顺女人玉珍就这样抱着大顺哭嚎了一天一夜,水米不进。从第一颗炸弹落地起,她就没有停止过哭嚎,家里出这样大的事,两个娃儿都毁了,又没个男人在家里,叫一个女人怎么办呢?这沟里湾里的人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惨的事,小顺死得惨呢,被炸成那样几大块。女人们轮流看护着玉珍,怕这个伤心欲绝的女人又出什么事。玉珍就这样一声一声不断地哀号着,披头散发地要往外去,声音慢慢地喑哑下来,躺在几个姐妹的怀里只有进气少有出气,石板沟被她哭得阴风惨惨的,大人小娃儿没有一个出声,连狗都不叫。

伍德顺回来又怎么得了呢!人们想。他在施南府是一点都不晓得屋里出了事的,那些家里人在施南府修机场的女人们还想,日本人的飞机这么恶躁,一个炸弹就炸起那样大的坑,说不定他们早就在施南府被炸得没有命了,回不来了。日本人在施南府成天这样炸,什么地方经得起这样炸呢,防空洞又装得下几多人呢,也许伍德顺伍德权他们早就被炸死了,不然的话,靖卿爷家文师跑出去后也会带个信回来的,这信都没得一个,哪里晓得还有不有人呢!

靖卿爷又来看过玉珍两回,就这么两天时间,靖卿爷明显瘦了,两腮凹下去,走路没有了平时的腿劲,说话也变得有气无力,看着躺在床上的玉珍、痴痴呆呆的大顺,想到死了的小顺,想到破壁走了的小儿文师,他心里就急,就气,就恨那狗日的日本人,老子们在这青龙山,在这石板沟,一挖锄一挖锄地种田吃饭,不招谁不惹谁,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日子,勤扒苦做置点家业,与你日本人么子相干呢!还把自己小儿子也跟着搭进去了。畜牲!他在心里恨恨地骂着狗日的日本人。不过他也想通了,看着瘦得脱了人形的玉珍,他说,娃儿啊,你也不要伤心了,是祸躲不过呢,德顺他们回来后会有办法的,我都想通了,文师如果要出事,就在这家里也躲不过那些畜牲,他去投军是对的,要出事那是生成了的,就当我没有养他,你也要往开处想,大顺还要你管呢,屋里遭这大的难,我也帮不上什么,今年的租子就少交两成吧,是个意思。

玉珍挣扎着要起来,被靖卿爷止住了。靖卿爷出了玉珍家,还远远地听到玉珍撕心裂肺地干嚎:“我——的——儿——啊——”那干嚎声像锥子一样锥得他心里阵阵刺痛,他把手里的木瓜刺拐棍在路边的石头上狠狠地跺着,望天长叹,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和这沟里的人家是一起的,置那大的家业有什么用啊,还挨不起日本人一个炸弹呢!如果那炸弹落在自己屋里,那是个什么样子啊,他想着就后怕。

终于到家了,站在石板沟的沟坎上,伍德顺他们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家,心里麻酥酥的,太阳底下,那树那田那杉树皮盖的木屋,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几个月了,到底还是回来了,那施南府他们是再也不想去了,让他们去修吧,去提心吊胆地躲日本人的飞机吧,自己可以回家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了,管他日本人的飞机炸哪里,呆在这青龙山和石板沟,就一切都好了。

伍德顺恨不得一飞步跨拢屋。一进屋,他就傻了,呆了。热汗涔涔的身子像是突然被一层刺骨的寒冰裹住,日思夜想的家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的啊!

女人玉珍抱着大顺半靠在床上,披头散发,骨瘦如柴,大顺也只是两眼直直地看他,一副从来就不认得他的傻样子,玉珍的妹妹玉华守在床边。玉华也没有想到这一大早的会进来一个大男人,待看清是他,一下子呆住了,好半天才从喉咙里迸出一声:“哥啊,你总算回来了。”回过神来的伍德顺一下子扑到床前:“玉珍,玉珍,你怎么搞的,是我回来了,我是德顺,是伍德顺呀!啊,大顺哪么样搞的?小顺呢?小顺到哪里去了?你是哪样搞的?你哪样搞成这个样子了?”他使劲地摇着玉珍枯瘦的身子:“玉珍,你说话呀!你说话呀!”

玉华在一旁哭成了一个泪人。玉珍挺了挺身子,眼珠咕噜地转了两下,想抬起身子来找他的手,却无力地放下了,眼里滚出两串昏黄的泪珠。嘴唇动了两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德顺回过头来问玉华,哪样搞的?小顺呢?小顺到哪里去了?

玉华哀哀地哭着,都是狗日的日本飞机炸的,小顺不在了,大顺被炸成这个样子,姐姐她这多日子水米不进,话也一句都不说,就是我一天给她喂一点米汤。“哥啊,小顺死得好惨啦,被炸成七八块,肠肝肚肺都不见了,青龙山都被炸得不成个样子了,大顺小顺两个命好苦啊!”说着说着就说不出来了。

德顺像当头挨了一闷棍,像挨了一闷雷,脑壳里轰轰地响,浑身不住地直打哆嗦,一口气硬硬地堵在胸腔里出不来,天要塌了,地要陷了,女人毁了,儿子没了,家也不像个家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呢?他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地走到家门口,大叫一声:“天啦——”突然他感到天昏地暗,一口鲜血喷腔而出,高大的身子晃了几晃,咚地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待续)

和龙西装订制

常德工作服订制

临汾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