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黑乌鸦3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7:36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吕金华

刘文师半夜凿穿自家厢房的板壁离家出走,去施南府投军,石板沟的人第二天就晓得了,靖卿老爷一怒之下把长工赵晃子赶出了门,并发誓说就是赵晃子给他磕一百个响头,也莫想租到刘家的田种,饿死他。玉珍想,也是的,你赵晃子自己一匹瓦都没得,靖卿爷待你跟自家人一样的,怎么不把文师看紧一点呢,兵荒马乱的去投军,那不是把文师往阎王老儿那里送么?靖卿爷最喜欢这个小儿子的,几个大儿子都是舞枪弄棒的家伙,只能在团防里当差,就指望文师读点诗书,回来在地方上发展,和向乡长家四丫头一成亲,二天这乡长不就是文师的么?还有一点,大家想的一样,这施南府一天到黑被日本人的飞机炸,那炸弹可是不长眼睛的,要是文师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得了,哎,想到自己还在施南府的男人,成天脑壳上飞机炸着,就实在是不敢再往下想。

刘文师的妈也是成天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以泪洗面。脑壳里满是那日本飞机和文师晃来晃去的,几个儿子媳妇儿紧张得要命,老爷子那个样子,要是老母亲出了个什么事,那她们就活到头了,男人回来不碎了她们的骨头才怪,男人们正到处找人进城去打听文师的消息,家里再出不得乱子。

从靖卿爷家回去,玉珍一夜没有睡着,脑壳里就是一些飞来飞去的飞机和伍德顺的影子,男人走了4个多月了,如果不是靖卿爷家文师回来,还不晓得他在那里搞么子事,这晓得了,又叫人心里焦心得过不得。娃儿睡了,她一个人坐在门口,月亮在云层里慢慢地移动,时明时暗的,她不晓得男人在施南府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身边没有女人,他怎么过呢,他可是夜夜闲不住的,不晓得饱足的,很久很久她就扳着指头算,无论如何,伍德顺他们都该回来了。自己呢,没有男人的日子,心里空荡荡的,养娃儿做活路都没有劲儿,没有男人抱着压着,她的魂儿就像要飘起来一样,瞌睡就睡不踏实。

可一想到男人在施南府,头上一天到黑有日本人的飞机飞着,往下扔炸弹,炸弹轰轰地响着,放炮一样,掀起无数的土块石块,块块都像要落到伍德顺身上,一颗心就悬到了嗓子眼儿上。这是个什么世道啊,狗日的日本人跑到老子们这里来轰呀炸的,老子们哪里得罪你日本人了?你好好地呆在自己家里不行么!搞到老子们这里来,害得老子们不安生。她想不明白,是什么娘养的造出那号吓死人的东西。她一想到那黑乌鸦样的飞机,她就咬牙切齿地恨死了日本人。

这狗日的日本人,要死尽死绝。在桐子坪玩了几天,大顺和小顺依然回青龙山玩,依然在那块大石板上下狗卵子棋,顺便看着坡里吃草的牛羊,小顺老是被大顺逼得吃狗卵子,很不高兴,就老是朝天上望。大顺就说,你老是朝天上望么子呢?你下棋唦。小顺说,我不想和你下了,我在看天上是不是有黑乌鸦来,要是黑乌鸦来了,我们就玩打黑乌鸦,看哪个的石头打得高些,看哪个先打到,打输了的回去的时候牵牛和羊子。大顺说要得,于是两弟兄就都朝天上望,但是奇怪,天上连一只麻雀也没得。太阳把他们的身上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小顺说,黑乌鸦怎么还不来呢?大顺说,那都来得么,听妈说那是些怪物,吓死人的,你莫给妈说我两个在玩打黑乌鸦呢,妈晓得了不欢喜的。妈这几天就不欢喜。

小顺说,那就不跟妈说,怪物就该打呀,黑乌鸦来的时候我们就打,莫要妈晓得。妈胆子小,要是爹在屋里的话,肯定用火铳打,一家伙就打下来了。

两弟兄就讲起爹的枪法好准,打野鸡打兔子打獐子毛狗子,见了就没有跑脱的,说着说着就想爹了,好久好久没吃到爹打回来的野味了,要是爹回来就好了,他们一天到黑都跟在后面,回去的时候一人抱一只野鸡,他爹在枪筒子上挑一大串,才有意思呢。

两弟兄说着说着的时候,天上就有了响动了,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大,像有无数的闷雷在天上滚动,震得地皮都在动,叫人的耳根子直发麻,那声音又越来越近,两弟兄还没有搞清楚是么回事,就见一大群黑乌鸦从天池山那边飞过来了,大的小的黑黢黢的几十只,把石板沟和青龙山的天都遮紧了,明晃晃的天一下子都暗了下来。

满天轰鸣,青龙山和石板沟霎时间天摇地动、鸡飞狗跳,满坡满坡的牛羊发出阵阵惊慌的叫声。

小顺没事地朝天上看了一会,突然大声喊起来:“哥哥,快点儿,快点儿,黑乌鸦来了,黑乌鸦来了,快点捡石头打呀。看哪个先打到,打不到的回去的时候牵牛和羊子。”喊着就一蹦一跳地捡地上的石头朝天上打,胖嘟嘟的小身子像一头一拱一拱的小猪。

大顺看弟弟打得起劲,也兴奋起来,捡起地上的石头朝天上那一大群黑黢黢的乌鸦打,虽然他比弟弟打得高些,却隔那些飞在天上又轰轰叫着的家伙远得很,那些家伙飞得太高了。还没打几下,那些家伙就飞到头顶上来了。(待续)

学生

新余订做西服

黄冈设计工服

淮南定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