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篇小说连载太阳血0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6:14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彭承忠

三个月后,红贵又被爹送回了土家寨。他打了老板,还砸了一部什么机器。老板念他爹娘做了多年的工,没有深究。爹娘怕他再惹是非,只好把他送回老家,托付长寿公公看管。

红贵要爹给他买部拖拉机。爹说他还小。红贵说:“早早西卡的花狗才16岁怎么就开拖拉机了?人家给打石场拉沙子,一天找几十块钱。”他爹见红贵这么爱开车,也觉得给他买辆车拴着兴许就不会惹事了。但又实在放心不下,红贵开车还是小了点,万一出事几头不划算。为了稳住红贵,他爹答应红贵一满16岁就买部拖拉机给他。条件就是要听长寿公公管教。

红贵心里有了指望,又出远门长了见识,好像比几个月前懂事得多。一天,他和长寿公公在菜园里一边锄草,一边摆打工的故事。福来坐在一件蓑衣上玩红贵给他捉的蜻蜓。

红贵笑着说:“狗日的老板,仗着钱多,对工人吹胡子瞪眼睛的,人家不愿做要走人,他还要扣一个月工钱。我就见不得这种人。那天我做错了一点小事,他像要吃人一样,我就动手了。”

“你打得赢他?”长寿公公想知道下文。红贵哈哈一笑:“他没我高,又没力气,一下就被我按在了地上。他骂我是土匪,我就砸了一台小机子。那机子不贵,我爹赔得起。”

福来哭了。“红贵,去和福来老老玩。”长寿公公叫红贵去带孙子。

红贵拉着福来的小手唱起了童谣:

推磨摇磨

推粑粑接嘎嘎

嘎嘎不吃酸粑粑

推豆腐接舅母

舅母不吃酸豆腐……

逗得福来哈哈大笑。“红贵,”长寿公公问他,“你敢碰漆树不?”红贵不以为然:“那有什么不敢的,我用手抓漆也没问题。”

长寿公公很高兴:“那就好,公公给你指条财路。你看,漫山遍岭的漆树,不割漆油就流到土里去了。行头我有现成的,公公教你割。”

“要得呢,卖了钱,跟你分。”红贵显出几分豪气。

红贵在漆树上攀爬自如,一天能割两斤青漆。一般的人在漆树下路过也会感到身上不适,严重的还会发漆风,眼皮发胖,身上起红色小点,奇痒无比。红贵一点事也没有,一心只想多割点青漆。他有个心愿,卖了青漆给小玉买一台步步高英语学习机,自己买部手机。割漆是季节活,得抢火色。红贵一连忙碌了近一个月时间,收了50多斤上等青漆。附近寨上的几个老人上他家来买走了10多斤漆老木,他给长寿公公留了两斤漆老木,剩下的挑上街卖了。平均80元一斤,红贵一共赚了4000多块钱。

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红贵感觉自己成了小富翁。他首先花1200元买了一部手机拴在腰间,接着为小玉买了台步步高英语学习机。他有钱,得清清爽爽雄赳赳地出现在老师和同学们面前,不能丑了小玉,更不能让那几个被他打的女孩子小看。学校退了我红贵又怎样,我照样生活得很好,不像你们,几块零用钱还问家长讨。他来到理发店,理发师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理了个很帅的发型。

他很豪气地来到了学校,同学们正在大操场上做课间操。班主任见了他,差点没认出来。他比离开学校时长高了不少,差不多是个小伙子啦。他恭敬地给班主任敬了支香烟。一看牌子,班主任笑了:“田红贵呀,你发财了吧,抽这么好的烟呀。老师我可抽不起呢。”这烟20多块钱一包,红贵特意买了两包。

课间操下了,班主任主动帮红贵喊小玉:“彭小玉,你过来一下,你哥找你!”

小玉微笑着朝这边跑来,她的脸上泛起一片桃红。15岁的小玉已出落成一个标准的美人儿,身材高挑,丰满又匀称。同学们看着她,内心再高兴,还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接过学习机,羞涩地朝红贵哥一笑,低着头跑开了。红贵本来还想给她100元钱,这么多同学好奇地看着,他也不好意思喊小玉。心想,等小玉周末回土家寨取口粮时再送给她。红贵没见到那几个被他打了的女孩子,心里很有几分遗憾。

本来,红贵与冉兽医家的事情让小玉很伤心,他去爹娘那里打工一走就是两三个月,连封信也不给小玉写,小玉在心里又怨他又有点想他。红贵这次割漆有了钱,不仅给小玉买了学习机,还送了100元零用钱,小玉心里甜甜的。父母每月寄回生活费,她都没有这种感觉。她在心里原谅了红贵做的错事。小玉喜欢红贵,这种喜欢与过去不同,让小玉自己也觉得脸上发红。

一连下了几天暴雨。大河里洪浪涛天,河水浑浊。这是最好搬罾捞鱼的时候,鱼虾爱往岸边靠。红贵扛着罾,提着塑料桶,下河来捞鱼虾。长寿公公背着孙子来看热闹。红贵定好支点,把罾网沉进了浑浊的河水中,过一会,他慢慢翘起罾网。好家伙,一条两三斤重的鲤鱼上罾网了,红贵经验不足,翘罾的时间太快,那鲤鱼绕着罾网箭一般飞行一圈,嗖地一声飞了出来。红贵好不懊恼,打算把罾网又放下去。长寿公公说,里面还有呢。红贵把罾网翘出水面,果然有不少的小鱼小虾。红贵只下了四五次罾网,就捞了差不多一塑料桶鱼虾,还有两三条鱼在一斤以上。

见这么好捞,长寿公公也动了心:“我也来捞,搞个大家伙,卖了砍肉吃。”

他回家取了罾网,把孙子福来背在花眼背篓里,在红贵下面不远处选了个地方支起了罾网。还是长寿公公经验丰富,第一罾就丰收了,捞上来几条半斤上下的灰坨鱼,还有一条两斤多重的马口鱼。这鱼好呀,近年来河里很少见到它的踪影。

长寿公公呵呵直乐:“今天硬是财喜好。”孙子在背篓里哈哈笑,不时还蹦几蹦。他感觉罾网里有个大家伙,小心翼翼将罾网翘出水面。里面果然有一条十五六斤重的黄壳大鲤鱼。长寿公公高叫红贵过来帮忙。红贵高兴地朝这边跑来。那鲤鱼拼命地拍打罾网,福来看着大鲤鱼蹦跳的样子很开心,又笑又跳,一下从背篓里蹦了出来,咚地一声掉进水里,眨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寿公公大叫一声:“老天爷呀,你把我一起收去吧!”他跟着跳进了河里。他本来就是有名的水鹞子,背上又背着一个有浮力的竹背,身子不往水里沉,只是被汹涌的波浪卷得一起一伏。

突然的灾难发生在几秒钟之间。红贵跑过来,恍惚看见福来的身子裹在罾网上。他连忙把罾网拉上岸,惊喜地看见了福来,他还活着,一双小手死死抓着网线不放。原来这里是回水,福来没有被洪水卷走。长寿公公慌忙扔下罾投河自尽,却救了自己的孙子。福来吓坏了,不哭也不闹,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红贵,生怕红贵放下他。

红贵抱着福来在岸上一边奔跑,一边高呼长寿公公。跑着跑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根竹签扎进了他的左脚心,钻心地痛。

小玉周末回到土家寨,还没听长寿公公把事情讲完,抱着弟弟福来就哭了。她更加感激和喜欢红贵,就是红贵想吃她身上的肉,她也愿意选最好的地方让红贵吃一口。

晚上,小玉在红贵家陪他说话。红贵笑笑地看着她:“小玉,你好漂亮。”小玉甜甜一笑,把头低了下去,两个小酒窝在红贵的面前鲜花般灿烂绽放。红贵乘机亲吻着她的脸,小玉把蓓蕾般的红唇移向红贵……(八)

漳州制作西服

从化职业装制作

永州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