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军方资助深层网络隐匿的暗网帝国

发布时间:2021-01-21 03:01:56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在互联网的“后巷”,亦即,所谓的“深层网络”(DeepWeb),是非法交易的天堂,匿名交易者在这上面交易毒品、假身份证、火药还有黑客软件等被法律禁止的物品。FBI、DEA(美国缉毒局)、ATF(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和NSA(国家安全局)等都花费数千万美元试图攻入其中。这多少有点讽刺,因为最早的时候,资助深层网络的正是美国军方。

美国军方资助深层网络:隐匿的“暗网”帝国2013年10月1日,一个高大瘦削的男子出现在旧金山公共图书馆的格林分馆。他今年29岁,在旧金山跟人合租了一间房子。他的室友跟他并不怎么亲近,只知道他叫约什·特雷,是一名外汇交易员。他看起来非常普通:高大,瘦削,头发乱糟糟的,就像一个旧金山街头随处可见的普通男子。但当他打开电脑,登上这里的免费无线网之后,数个身着便衣的FBI(联邦调查局)探员就从旁边窜了出来并抓住了他。

原来这个约什·特雷的真名叫罗斯·乌尔布莱特;他当然也不是什么外汇交易员,而是一个活跃的网络积极分子。FBI相信,他的网名叫“恐怖海盗罗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拥有并管理着一个名叫“丝路”的地下网站—这个网站是非法交易的天堂,匿名交易者在这上面交易毒品、假身份证、火药还有黑客软件等被法律禁止的物品。他们之所以能这么自在地交易,是因为“丝路”位于互联网上不为人知的“后巷”,亦即,所谓的“深层网络”(Deep Web)。

美国海军资助的“世外桃源”

严格来讲,所谓的深层网络,是与“表层网络”(Surface Web)相对的互联网部分。表层网络指的是通过超连接可以被传统搜索引擎索引到的页面的集合,比如说,谷歌在2008年就曾宣布,其引擎收录了超过1万亿个独立网页;而深层网络则是搜索引擎无法索引到的部分,包括各种储存在数据库里的资料还有需要注册才能浏览的论坛页面等等,这个部分要比表层网络巨大得多。

不过,这里说的深层网络意义却不太一样,它指的是在如今社交网络泛滥的互联网上逐渐减少的一类:完全匿名的网络。换而言之,除非你自己愿意,否则你在深层网络上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涉及你在现实世界里的身份和生活—就像早期互联网那样,“没有人知道网络另一端是人还是狗”。大多数人从来没见识过这个世界,不过你只需要花两三分钟下载一个免费软件,安装好之后就能进入未被搜索引擎窥探的深层网络。

深层网络存在的意义有很多,比如说,保护人们的隐私。皮尤文化中心在今年九月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86%的互联网用户曾经尝试删除或隐藏自己的数字化历史,55%的用户试图避开被特定团体(比如雇主或者政府)观察他们的网络活动。

使用深层网络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但美国政府和司法机构却担心,深层网络可能会是一个潜在的噩梦,成为窃贼、儿童色情狂、人口贩子、毒贩、杀手和恐怖分子的大杂院。FBI、DEA(美国缉毒局)、ATF(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和NSA(国家安全局)等都花费数千万美元试图攻入其中。这多少有点讽刺,因为最早的时候,资助深层网络的正是美国军方。

深层网络就是一个科技发展带来的不可预知的后果。1996年5月,三位受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资助的科学家在英国剑桥的一间工作坊里展示了一份名为“掩藏路由信息”的论文,介绍了一个新的系统,可以让用户接入互联网,而且无需向任何经过的网络服务器或路由泄露自己的身份。他们叫这个概念为“洋葱路由”,因为这个系统涉及多个加密层次,信息在其中层层传递。2003年10月,他们将这个概念实现为一个名为Tor的开源项目,让用户通过Tor在互联网上进行匿名交流。

为什么美国军队和政府要资助这样一个系统呢?原因有很多。警察可以用来收取匿名爆料而无需暴露他们的线人,军队和间谍机构可以用来组织秘密行动和交流,国务院也可以训练外国政府的反对派来使用它。Tor目前由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管理,不过到2011年时,其资金来源有60%依然来自美国政府。

非法交易版的亚马逊商城

深层网络建构后不久,其发展方向便与美国政府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驰。2006年,一个名为“农夫市场”的网站成立,专卖各类毒品,从大麻到氯胺酮一概提供,顾客遍布美国50个州乃至全世界34个国家。美国缉毒局用了6年时间,才在2012年4月由一个专案小组将其攻破。今年8月,FBI还攻破了另外一个位于深层网络的网站,其自称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儿童色情服务商”。这些网站聚集了一群使用匿名身份来进行非法交易的人,对社会的危害极大。“这允许各种类型的犯罪者能聚在一起公开地做坏事,”纽约西南区检察官普利特·巴拉拉说。

但乌尔布莱特的“丝路”又跟“农夫市场”等网站不一样。它看上去更有节操:服务条款中明确表示,禁止交易儿童色情相关产品、赃物和假钞。还有,在“丝路”上交易不用美元,而是用比特币。

比特币由一个自称为Satoshi Nakamoto的人所发明,在2009年,作为一种“比现有货币更优越”的货币而诞生。与传统货币不同,比特币从发行到交易都是纯粹数字化的,它没有实体形式;比特币也不依托于任何国家或经济主体,其价值由供求关系所决定。

由于比特币是高度加密的完全数字化的产物,所以它很难被假冒,更难被追踪。农夫市场的垮台原因是真实世界的银行交易留下了可供执法机构追查的痕迹,而使用比特币的“丝路”就排除了这种风险。

于是,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丝路”成为了非法交易者的亚马逊商城,交易人数超过100万,交易总值超过120亿。作为“丝路”的老板,乌尔布莱特从中赚取了超过8000万美元的手续费。

“丝路”的诞生

作为一个德克萨斯州人,罗斯·乌尔布莱特相当推崇同是德州出生的政治家罗恩·保罗。跟保罗一样,他也对奥地利经济学派有深入的研究,并尤为推崇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所形容的“完全放任”的无限制自由市场模式。在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完成物理专业本科学习之后,乌尔布莱特去到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拿了一个材料科学及工程学的硕士学位。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相当聪明,但为人刻板,而且非常低调。“他不是那种焦点人物的类型,”他的一个朋友说,“他总是把自己融入背景里。”

在校园生活结束之时,乌尔布莱特已经开始将互联网视作完全自由市场的理想实验地,而根据他在LinkedIn上所填的资料,他认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是政府。于是在2009年毕业之后,他开始构建“丝路”的雏形。在那个时候,已有不少毒贩在深层网络里相当活跃,但他们的生意通常并不怎么靠谱,因为银行转账或者信用卡支付有迹可寻,而且你很难让顾客建立起最初的信任。乌尔布莱特可以解决这些问题:Tor保证了网站的匿名性,比特币可以绕开银行支付系统,至于如何取得顾客的信任,乌尔布莱特则是从亚马逊和易趣这两大电子商务网站身上找到了靠谱的经营模式。

他学得很快。“丝路”很快做出了名堂,用户纷纷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友好而且功能全面的交易网站,买家和卖家都可以给对方作出评价和反馈。“当我想要买东西的时候,我会仔细阅读卖家的页面,看其他用户的评价和反馈如何,包括几个月前的评分,”一个“丝路”用户说,“还有论坛,上面有人点评各个卖家的货品,甚至还有样品的实验室分析结果。”至于货品交付,卖家通常采用的是普通邮递方式,据介绍,“它们看上去就像广告信函或者咨询资料之类的东西,除非特地去找,否则谁也不会知道里面装着毒品。”

“丝路”社区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亚文化,这些用户在政治上也显露出自由派的倾向。在其论坛上有这么一个帖子:“你是为了毒品而来,抑或为了‘革命’而来?”这个帖子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而大部分人都回答说,“为毒品而来,为‘革命’而留”。在这个社区里,那个低调的乌尔布莱特的化身“恐怖海盗罗伯茨”,成为了一个标志性的英雄人物。

FBI的追查行动

“丝路”在2011年1月上线,并很快引起了执法机关的注意;不过有Tor保证完全的匿名性,乌尔布莱特也并不考虑隐藏“丝路”的存在—毕竟,要是完全藏起来的话,生意也就没法做了。

FBI最初注意到罗斯·乌尔布莱特这个人,是在当年的10月。有个叫做“altoid”的人在好几个聊天室里给“丝路”打了广告;然后在一个比特币论坛里,“altoid”又发了一个招聘帖,希望能找一个“比特币社区里的电脑专家”,来为一个“比特币相关的初创公司”编写代码。乌尔布莱特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他在招聘帖里留下的联络邮箱,是他的个人电子邮箱。

乌尔布莱特还留下了更多的“尾巴”。比如说,他的Google+账号上有不少网站跟视频,都是“恐怖海盗罗伯茨”在“丝路”论坛里提到过的;另外,FBI从谷歌那里得到了他的账号信息,上面显示,乌尔布莱特登录Gmail邮箱的地点是旧金山,而“恐怖海盗罗伯茨”登录“丝路”的地点也同样是旧金山;乌尔布莱特还曾经在一个非匿名论坛里发帖求程序员帮忙修改代码,而这个代码最终用到了“丝路”网站上。

关键的转折点出现在2013年1月,当时,一个“丝路”雇员偷盗了用户的比特币,而乌尔布莱特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另一面:他联系上一个“丝路”顾客,花钱雇其“追捕”该雇员,要求用刑折磨他归还比特币,然后再杀死这个人。这可不是自由派理想主义者的做法,而完全是一个反社会人士了。乌尔布莱特没有意识到,他联系的这个“杀手”其实是FBI派来瓦解“丝路”组织的卧底探员。这个探员给他发送了一张伪造的谋杀照片,然后心满意足的乌尔布莱特就通过一家澳大利亚银行转账机构支付了8万美元。

领导本次“丝路”调查的FBI探员塔贝尔透露,这并不是乌尔布莱特第一次买凶杀人了。曾经有个加拿大的“丝路”用户威胁乌尔布莱特,说要把丝路的客户情况泄露出去。乌尔布莱特随后就花了价值15万美元的比特币,找到一个网名为“redandwhite”的人去帮他杀死那个勒索者。(他也收到了那一次谋杀的照片,但加拿大警方没有将这幅照片与任何一起已知的谋杀案联系起来)2013年6月,乌尔布莱特还从“redandwhite”那里订购了一整套的假证件;也正是这一次订购出卖了乌尔布莱特的住址—美国海关截取到这个从加拿大寄来的包裹,不仅发现了9张印着乌尔布莱特姓名、照片和出生年月的证件,还从包裹上发现了他的地址。

到了这个时候,乌尔布莱特已经落在了FBI的掌握之中。7月,FBI的黑客们追踪到了一个“丝路”的海外主机,并从运营商那里得到了“恐怖海盗罗伯茨”自从“丝路”开通后在该主机的所有电邮及其他通信往来。7月26日,国土安全部的探员敲开了乌尔布莱特家的大门,他承认自己一直使用的名字约什·特雷并不是他的真实姓名。

7月31日,执法机关取得了另外一项突破性进展,他们抓到了西雅图地区的一个毒贩,他愿意在“丝路”问题上作证。10月1日,在FBI关注乌尔布莱特两年之后,联邦探员跟踪他到了旧金山公共图书馆格林分馆并逮捕了他。

互联网的两极困境

乌尔布莱特的落网并不是个案,如今,各国政府和执法机关都在抓紧清扫深层网络上的非法行为。10月8日,瑞典警方抓住了两个通过“丝路”卖大麻的男子;同日,英国警方也逮捕了四名毒贩。“这是我们给犯罪分子的一个讯息,”英国国家打击犯罪局局长基斯·布里斯托说,“隐秘的网络并不隐秘,匿名活动也非匿名。我们知道你身在何处,清楚你所做何为,而且我们一定会抓住你。”

这宣言的真实性仍有待考证。在斯诺登泄露的NSA文件中,有一份2012年6月的文档专门讲的就是Tor和深层网络的问题。NSA对破解Tor的前景并不感到乐观,甚至明确表示,“我们将永远不可能完全揭开所有Tor用户的真实身份”。乌尔布莱特用来创建“丝路”的那个深层网络在技术上依然难以攻破,事实上,“丝路”的论坛里已经有人开始讨论重建新“丝路”—用旧的网站架构,加上更多的安全保障。

至于Tor本身,它则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一方面,它接受来自美国联邦政府(包括国务院和国防部在内)的资助;另一方面,像FBI和NSA这样的美国联邦政府机关又在试图攻破它。不过,就算是直接负责本案的执法官员也强调说,他们并不责怪技术本身。“想在互联网上匿名活动,这本身一点问题都没有。想要一种使用一种新的货币,比如比特币,这也不是问题。”检察官巴拉拉说,“问题是,这些技术在让人实现了匿名的同时,也助长了毒品交易、洗钱和买凶杀人的气焰。”

Tor并不是罪恶之源,它也不会就这样黯然落幕。匿名性在如今的互联网上已经变成一种奢侈品,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着,成为每年成百上千亿美元线上智能广告的养分,也成为政府部门窥探民众生活的放大镜。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今的互联网陷入了两种极端:深层网络提供了过多的隐私,而余下的互联网则远远不足。

今晚开特马开奖结果

梦幻炫舞内购破解版

龙脉OL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