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珠三角调查转型横断面下那些童装的背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7:23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中国童装看佛山”,这是佛山童服行业曾经的骄傲。但是,再过两个月,随着环市童服城的拆迁,童装产业集群就要和禅城说再见了,除了几家品牌童装企业的总部留在佛山外,原来童装产业链中的多数企业将转移到佛山周边甚至广东省外发展。原来兴盛一时的禅城童服产业,就此就要消失了吗?

环市童服城之风光

红色外墙、打着各式简易招牌的十几幢厂房,曾经是近400家中小型童装厂的生产载体。如今,不少厂家已经陆续搬走,徒留些废布料与尘土掺和,满地狼藉,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企业也即将结业或者搬迁。这是曾经在业界知名的环市童服城目前的场景。

2000年,原佛山环市街道办投资一亿多元开发了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集生产、销售、展示、信息和童装设计于一体的多功能商贸童服城,是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和童装直销物流中心。

最新统计显示,目前环市童装城区域年产童装2.7亿多件,年生产总值在45亿元以上,占全国童装生产总值的36%以上,童装行业从业人员达到10万多人。以佛山环市童服城为中心,方圆15平方公里区域内开设了大大小小4000多家童装企业,童装生产厂房面积达200多万平方米。但去年的一纸搬迁通知,使得童服城内近400家童服厂家必须要转移他地发展,转型关键期的童装产业面临“生死”大考。

在佛山名镇建设和旧城改造工程中,童服城82亩的地块将变成居民的安置区之一。按照政府的目标,包括原来环市童服城在内的地段,将在3-5年时间后,为辐射珠三角的“广佛副中心的现代商都”。

去年11月26日,环市童服城的老板们接到关于童服城要拆迁的通知,要求在2011年1月27日前完成1到12座经营者的全部搬迁。“经过我们经营者集体与政府沟通后,拆迁预计将于2个月后全部完成。”童服城一位经营者说。

转型之痛

实际上,如果没有拆近,环市童装也面临着转型之痛。近年来,随着全国童装产业的兴起,环市童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压力。环市童服城即使不拆迁,佛山童服产业向外转移已是绕不过去的现实。

成本持续上涨、招工难,传统童装企业利润空间越来越窄,近三四年来,童服城经营者的换手率明显加快。同一间厂房的经营者每年都换新面孔。由于人工和原料成本上涨,已经有厂家陆续转移。缺乏原创设计和自主品牌,是大部分童服企业成长的困扰。“经营者延续着暴发户初期的侥幸心理,十多年来,童装行业始终没有培育出长远的、可持续的眼光和品牌经营思路,难以打造出佛山童装的质量口碑。”一位服装城的经营者说。

环市童服城家庭作坊集中、建筑低矮、环境日渐恶化。而浙江湖州、福建石狮的童服产区逐步冲击佛山的童装市场。

“近几年,童装企业集群地浙江湖州在打造当地童装产业区域经济品牌上,有很多动作,在宣传推广上力度很大。而环市童装企业还没有走出家庭作坊式生产、价低质次的局面,湖州已经直接对佛山环市镇童服构成严重威胁,另一个童装产业集群地福建石狮也在整合并打造当地童装产业,树立区域经济品牌。”环市童服城一位经营者说。

“行业的低利润,应该是政府决定选择拿服装城的土地来置换成拆迁居民安置区的主要原因,这块地是地铁上盖物业,地段太好了,但是产值不高。”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研究人士对南都记者说。

有数据显示,庞大的童装产业集群,到2006年鼎盛时期,全年禅城陶瓷、针织、不锈钢、童服几大产业的税收约为9亿多元,仅占全区的9.88%,产业经济效益明显偏低。

但是,这一行业存在的部分优势,使得一些对童装行业难以割舍。“第一个优势就是佛山张槎镇有国内最大的针织城,这个针织城与佛山童装业形成了产业链,佛山童装在原材料上占有极大优势;第二个优势就是佛山毗邻港澳,童服始终紧跟国际潮流,引领童装时尚。”一家童装企业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

如何发展总部经济?

童服城拆迁后,禅城曾经的标志性支柱产业——童服业将离去,对于这一说法,禅城区的政府部门人士表示并不认同,“虽然很多中小企业搬走了,但是也有一些品牌企业将总部留在佛山。”一位政府部门人士说。

据悉,环市辖区内已有200多家企业实现了品牌化经营,青蛙王子、纽仕丹、小鸭子童话等一大批知名品牌的聚集,让佛山占了全国童装知名品牌40%。近年来,本土的童服品牌开始学习国际化的设计思维与营销模式,初现总部经济形态。

广东纺织职业技术学院服装系副教授张宏仁认为,环市童服是一个11年来大家共同努力创造形成的国内外知名的品牌,若因动迁而湮没了它,非常可惜。他认为,应该在鼓励企业把生产环节转移出去,政府要把总部留下来,保留交易中心,维护童服城品牌。

问题是,如何留住这些企业在佛山发展总部经济?据悉,禅城区希望在环市童服城拆迁后,征求各方的意见,对包括总部基地在内的童服产业的未来发展做一个整体的考虑。但是,目前,企业最希望解决的就是寻找安身之所的问题。

“但是,未来到底怎么发展,现在政府还没有明确的说法,我们觉得还不如引进更多市场化的因素,比如,能否引入开发商,发展服装与房地产结合的商业地产?这或许是更容易推行的办法。”环市童服城一位经营者对南都记者说。

他认为,这方面,广州的中大纺织商圈发展总部经济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中大纺织商圈布匹市场位于海珠区中心地段,但是旧的专业市场存在布局散、交通堵塞、物流不畅等软硬件设施落后问题。近年来,包括珠江地产在内的一批商业地产开发商进入中大纺织商圈,通过市场化运作的商业项目,一方面为原来的纺织布料企业提供了新的办公场所,留住企业总部,另一方面,也进行了产业的优胜劣汰,没有自主技术与品牌的企业,面临办公成本的提高,不得不淘汰出局。

地理纵深

传统产业升级政府需提早引导

环市童服产业集群的黯淡,在珠三角的传统产业集群中不是个案。珠三角整个区域都在产业升级,一些低附加值的产业,必然会被转移出去。例如佛山的陶瓷业、装饰行业。

中国建陶第一镇南庄镇,从1987年引进第一条墙地砖生产线开始,陶瓷产业在当地如雨后春笋般蔓延。20年后,在环境保护的压力下,形势逆转。2007年,佛山掀起产业转移升级风暴,南庄亦开始铁腕整治陶瓷产业。

3年后,南庄的75家陶企最终留下了13家,由此带来的“空心化”忧虑不曾间断。业内人士指出,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政府能否做好相应的引导,提高企业产品的技术含量,培育知名品牌,十分关键。

“佛山童装不能仅仅看做是一个行业,它带动了工业化时期的就业、城市和商业消费等等。但这个行业始终游离于政府的视野之外,难以对地方形成真正的吸引力。”一位童服经营者说。他表示,在2005、2006年童服发展的“黄金时期”,没有谁能够引领诸多中小企业做大做强,它们承受更多的是一些短期行为、短视行为的直接影响。千里之外的浙江等地却加快建立了服装行业新的高标准工业园,连片工业配套设施和发展新思路,让佛山的一些服装老板羡慕不已。

幻世战国安卓版

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游戏

抢滩登陆3d无限钻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