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珠三角爆发倒闭潮外向型企业首当其冲国内动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48:53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在佛山南海区大沥镇经营铝材加工已经20多年的梁冠球,连连向记者感叹生存的艰难。“现在从原材料价格、厂房租金到工人工资几乎所有的成本都在上涨,而由于竞争剧烈,生产出来的产品在销售价格方面却又难以消化因成本上升带来的经营困境,融资方面的问题也很让人头痛。”梁冠球说。

梁冠球说,由于一无房产二无土地,所谓的资产就是一点加工设备,因此像他们这样的中小企业根本没有银行贷款的资格,唯一的出路只有找担保公司。

目前在佛山,很多担保公司都在自己放贷,其利率一般最少的月息也在5%到6%,如果急于用钱的话,月息10个点都很常见。

梁冠球说,以月息百分之五六算,贷款100万,意味着一年下来仅利息就要五六十万。而10个点的月息,光利息就比本金还高,这对于办实业的老板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

事实上,近期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攀升以及融资困难等因素影响下,珠三角大量中小企业已经或正在面临空前的生存危机。

外向型企业首当其冲

深圳罗湖区的坳下村是一个以加工生产出口服装闻名的地区。

坳下村一度聚集了数百家服装加工、服装面料及辅料生产以及相关的物流企业。然而,眼下的坳下村已经很难听到工厂开工时电动缝纫机隆隆的机器声。当地一个从事服装加工的企业老板刘全德告诉记者,现在只有为数不多的工厂在进行一些零星生产,原来一直大规模加工的景象,从去年开始就逐渐没有了,今年的情况则是更加严峻,很多服装加工企业已经悄然倒闭,剩下的大多数也已经属于苟延残喘的地步。很多企业都是一个月开工三五天时间。

他表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人民币的不断升值,另一方面是用工成本的大幅度上升,还有原材料价格的起起伏伏。“在用工方面,原来一个人月薪千把块钱,现在一般都要在2000以上,有些熟练工种的师傅甚至高到四五千块。服装加工原材料也大幅上涨。”刘全德说。

以服装面料来说,去年棉花一下子从1万多元/吨上涨到3万多元/吨,为了节省成本很多服装企业就尽量选择化纤面料,产品品质大幅下降,导致大量产品滞销。另一方面不少企业则在棉花价格的高点囤积原料,随着今年棉花价格的回落,赔得倾家荡产。

在一家名为枫丹蓓露的服装加工企业,香港老板黎丽丽对记者说,按照目前的生存环境,深圳的外贸服装加工企业很难竞争得过诸如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国等地。“在那些地方,工人的月薪折合人民币不过七八百,有的甚至五六百也可以找到人。”

黎丽丽表示,欧美国家的企业大都占据服装产业的高端,利润一般至少都在100%以上,日韩企业占据中高端,利润一般也在50%—80%,而中国服装企业利润大部分都在10%以下。

上述情形不只在坳下村,深圳其他一些服装加工企业集中的区域,主打外贸订单的企业同样面临类似的情况。

在布吉吉华工业区,一家一直专做外贸贴牌的企业王老板在空荡荡的车间告诉记者,由于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工厂基本上处于完全不敢接单的状态。

他指着车间内数百台处于闲置状态的电动缝纫机对记者说,正常情况下原来一年的服装加工量最多时达到数十万件,目前则是,从年初到现在全部产量不足5000件;原来近千工人,现在只剩下几十个,即便这样,每月的开工时间也不到10天。

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攀升,尤其是棉花价格暴涨暴跌的背景下,2010年产值达1500亿元,出口150多亿美元,被视为深圳最大产业之一的服装加工行业,呈现一股庞大的企业倒闭潮。有业内人士预计,在深圳外向型服装行业,大概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中小企业有可能熬不到年底。

转型升级之困

深圳多莉制衣公司老板张丽影说,对于像他们这样一直以做外单为主的加工企业来说,转型升级很难有实施的条件和空间。近年来,她曾经去过江西、湖南、广西、四川等地进行考察,结果还是没有办法下定“迁出去”的决心。

张丽影表示,从他们考察的结果来看,广东周边的江西、湖南、广西等地,人工方面比深圳便宜不了多少,但在产业环境及相关配套方面却差距很大,加之在物流成本方面需要更多的支出,算下来仍然无利可图。“服装产业,特别是外贸企业的转移,实际上是不可行的,至少大规模转移的条件并不具备。”黎丽丽说。

她表示,大部分承接外单的服装加工企业对成本都很敏感,仅从物流成本来看就很难消化,有测算显示,仅从深圳转移到珠三角边缘的广东清远就已经无钱可赚,更不用说到更远的中西部地区了。

相比之下,在产业升级方面,尤其是品牌建设培育方面,深圳看上去有着堪称辉煌的表现。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深圳服装企业达3500多家,40万从业人员,其中时尚女装企业2300多家,拥有自主品牌1200多个。

但黎丽丽表示,2300多家生产加工女装的企业拥有1200多个品牌的现象,本身就很不正常。“这当中竟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品牌,基本上都属于内销,至少可以看出有同质化方面的问题。”

她表示,深圳的服装品牌要真正走向国际舞台,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对于仅从事和依赖代工生产的外贸加工型企业来说,其创立品牌的道路不但会更加漫长,也会更加艰难。

黎丽丽的上述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深圳一些服装界人士的认同。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国新就认为,经过深圳时装界的努力,也许10年、20年后才有可能诞生属于深圳的国际性品牌时装。

东莞模式再引瞩目

深圳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沈永芳表示,很多企业都想转型,但怎么转,很多企业都很困惑。

东莞模式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本。

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东莞尽管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初也曾经深陷困境,但在经历两年多的结构调整之后,已经开始逐渐走出阴霾。

“产品内销的比重去年已经达到30%,今年预计可以达到60%左右。”东莞侨运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汉生表示。

东莞侨运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700多名员工的中型台资企业,年产手表500万只。在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之前,所有产品全部贴牌销往国外市场,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企业一度面临危机。

随后在东莞市当地政府的帮助支持下,通过开拓内销市场,创建品牌,目前该企业已经度过困难开始步入良性循环。

陈汉生认为,在这个过程中,东莞市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帮扶措施功不可没,特别是创立3年的广东外资企业(内销)产品博览会为外向型企业搭建起了一个拓展内销市场的重要平台。

事实上,东莞市政府为给外向型企业提供转型升级平台,采取了一系列鼓励扶持措施。

首先是全力争取广东省外博会永久落户东莞,以展会形式帮助企业应对金融危机开拓内销市场,同时采取了多项帮扶企业的措施,从融资、减负、科技、加工贸易转型以及拓展内销市场等方面帮扶企业。

以东莞厚街为例,厚街镇委书记黎惠勤表示,为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的融资问题,厚街镇专门设立了“厚街镇推动企业融资专项资金”,近年来已协助中小企业贷款融资882宗112.1亿元。同时协助52家企业获得市、镇财政科技项目资助3773万元。

据了解,截至目前,厚街镇已有126家来料加工企业转变形态,100多家中小企业由贴牌加工转向自主生产,全镇549家外资企业中,已具有自主品牌172个。

2010年,厚街已有82家外向型企业开展内销业务,内销金额达到57.67亿元,而今年1至4月,全镇外向型企业开展内销业务的已有102家,内销金额22.47亿元,同比增长23.18%。

“东莞全市外资企业2010年实现内销总额已经达到2054亿元。预计今年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黎惠勤表示。

侠客游破解版

天涯娱乐彩票

皇图超爆版

悠唐天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