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普强信息何国涛车载语音只有实验室数据用户不会买账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55:06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1

跟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聊起八年前拿给李全忠的那套应用程序,普强信息 CEO 何国涛还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肯定是看不上,但是嘴上没直接说。”当然,李博士到底是不是真的完全看不上,他也没好意思再问。

找到李全忠之前,何国涛和曾经同在 Abura network 共事的蒲瑶已经就创业的事情做了几个月的规划,两人写了一个多媒体的微博程序,可以发文字、语音和视频,同时支持语音识别,“挺高大上的”,但写了一个开头,就进行不下去了,“只靠我们两个不行,得找全忠一起写,有个博士会好很多。”

事实证明,何国涛多虑了。

李是亚利桑那州大学的计算机博士,当时正在 IBM 做研究员,听完何国涛的想法,看了看半成品,他考虑了不到 20 分钟便表示,愿意加入。

2

若从头说起,李全忠还是何国涛在北大的师弟,两人当时都为北大网络实验室出力,虽然相差两届,但经历过一段一起加班、打游戏的校园生活。之所以在创业的时候最先想到找他,何国涛说:“因为他是朋友里最聪明的。”

熟悉中国互联网发展史的人,对 90 年代的北大网络实验室应该都还有印象。在国内互联网刚刚起步的 1995 年,作为“中国教育和科研网”一期工程的子项目,北大成立了网络实验室,由陈葆珏教授任导师,每年招收 1-2 个研究生,研发搜索引擎,并顺利地在1997 年 10 月 29 日,于教育网推出了天网搜索的 1.0 版本。

三年后,从美国回来的李彦宏带着 100 多万美元,挖走了实验室中的刘建国、周利民、雷鸣三人,创办了百度。

不过,对何来说,这些都是后话,因为早在天网搜索推出的前一年,他已经从北大毕业,去美国继续深造,并在随后的十多年里先后在惠普、Abura、和几个小公司间辗转。

在惠普的三年,何主要在 open call 部门做多媒体服务器的语音识别应用,据他回忆,当时的技术还处于早期萌芽阶段,产品发展较为受限。但毫无疑问,多媒体服务器在营收上的表现还是刺激了他。

当时惠普的 SS7 服务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多媒体服务器加上一些软件,一套是一百万美元,很赚钱。”何国涛告诉雷锋网。

蒲瑶是中科大毕业,在语音技术方面有一些积累,两人就想到从这里切入。

3

2010年4月,拿到第一笔融资之后,李全忠和蒲瑶留在硅谷继续写程序,做研究,何国涛提着一个装着服务器的箱子就上了回北京的飞机。

“回国找同学,找师兄师弟,让他们买我的东西。”这是何国涛最先想到的市场机会。

回北京的前三个月,何国涛在知春路的公寓租了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间,在李博士的远程协助下,搞定了两个客户,一个是刘建国的爱帮网,另一个就是雷鸣的酷我。

前面的三四年,公司没有聚焦点,处于见活就揽的状态,只要是有关语音识别的,不管车载、移动互联网、安保,还是教育,做 IVR 和交换机,普强基本来者不拒。但因为当时技术的不成熟,也没少挨骂。跟联想合作时,对方的技术负责人还跑到公司把问题一个个指出来,帮技术团队纠正。

何国涛意识到这个问题必须解决是在 2015 年,在众业务线中,当时他选了看上去更难做的业务——车载服务。但谈合作时,对方常常两个问题就让他无从开口:用你的东西会不会撞死人?你的公司能不能活下去?

“车厂现在最关心的是安全,并不是外面所说的乱七八糟的,就是安全。从 A 到 B,保证这个人安全到达,如果这个不成立,什么东西都是假的。其次,如果你的公司两年后倒闭了,那车厂怎么办,难道向车主说退货吗?”

转机出现在何国涛听闻四维图新要做车载系统之后。一方面,何的公司在此之前与四维图新有过比较好的合作基础,另一方面,四维图新有大量的车厂资源,以及何很需要的资金。不过当何找到四维图新 CEO 程鹏时,程鹏问他:“你拼得过讯飞吗?”

何当时手上并没有成熟的产品,他对程鹏说,现在我们整个公司只做这一件事情,给我两年时间,我就能做过讯飞。程鹏接受了何的决心,商量了一个合适的投资金额后,程当场给投资部的同事发了微信,让他们去普强做尽调。

4

从后面的发展来看,在程鹏面前承诺的“只做一件事”对普强整个业务线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如科大讯飞这种做了近20年语音技术的公司,涉及领域广泛,教育、安保、车载、数据分析、智能家居、机器人……语音技术可以占领的山头基本都有它的足迹,对于后起的小公司,集中力量敲打一点几乎是唯一选项。

2012 年底,四维图新的第一笔资金进来时,普强的产品验证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即将进入接下来的销售年。今年 2 月,普强更将整个公司搬到了海淀永丰路刚刚投入使用的四维图新大厦。

“很多有钱有资源的公司也在做前装车载语音助手,普强之后要如何面对竞争?”雷锋网问。

“他们产品出来了吗?如果有就是有,没有就是零。我只相信看到的,摸到的,不相信 PPT 这些东西。你说谁家技术多牛,拿出来给我用,不行就是不行。因为到最后顾客是买总体的(产品),不是买 PPT ,也不是买实验室的数据。”何国涛回答。

2009 年,天使投资人黄炎松给了何国涛一道选择题:“要么等现在的公司卖掉,赚一笔钱;要么现在出来,我投给你们一百万(美元)。”几个月后,何国涛选择了后者。到底哪个选择更明智或者更正确,八年后的今天,何国涛离那个答案已经越来越近了。

输血器具及管路批发

防伪包装价格

薄荷油

定制输送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