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古代太监与妃嫔有哪些见不得光的牵扯-【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12:20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男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下性欲,或者说是人都会这样。但在深宫之中,除了皇帝这个男性外,其他的一般都是公公,那些受冷落的妃子该怎么办那?还有公公虽然不能人道了,但面对着这么多的美女也难免心头痒痒的,这些事情都是怎么解决的那?

有很多现代女子很看重处女之身,觉得第一次必须要给自己的老公,这样才对得起这份爱情。很多人认为在初夜前丢了处女之身就是丢了贞洁,另可不活。对于现代女子的初夜我们或多或少有一点了解,但其他国家的部落文化了解的就比较少,他们的文化可能还未必如中国的古代。

谈到妓女,应召女郎大家能想到什么?年轻貌美的小姐,风韵犹存的阿姨,但你们有想过96岁的奶奶级别的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吗?而且如果是因为家里穷也可以理解,而这位的年薪已经超过首相的收入了,而且这位“奶奶”一直坚持自己的一套打扮和服务方法。

中国的皇帝都好色,这是事实,但也有一位皇帝以高寿和不近女色闻名,他就是梁武帝萧衍。《梁史》记载,萧衍“五十外便断房室”,天监十二年(公元513),萧衍始“不与女人同屋”。如果以他86岁去世来算,近40年没有碰过女人。梁武帝真的是四十年不近女色?你相信吗?如果是,他“禁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老问题,但需要新的解释。

谈到出轨古代人可以不输与现代人,而且在古代有一部分女性因为地位特殊,就算出轨男人也拿他们没办法。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因为色而出轨,还是有些人是因为另有苦衷,但因为野史记载而臭名昭著,这就是古代女子的悲哀。

世界各地民俗风情不尽相同,不仅表现在人文方面,还表现在性方面。各种奇葩变态风俗令人目瞪口呆,不禁让人惊呼:节操何在!

所罗门群岛:No“自摸”

所罗门群岛附近,有一个叫做Tikopia的小岛,那里的男性岛民居然没有触摸自己阳具的权力。可以说,没有异性的“帮忙”,或是偶尔“跑马”,他们通常不会尝到射精的滋味。

中国是文化古国,性文化在很多国家都是会丰富,但在中国性文化有所缺失,而在古代的时候,性文化更是人人闭口不谈的事,即使是夫妻也只是在刚结婚的时候会有母亲代为交代一下,所以这也是一种文化的缺失。

说到饮食服务等行业,很多事后都是一成不变的服务。但在一些国家也出现了一些新奇的服务,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新奇的事情,让男女对于这些新奇文化有无线的好奇,从而提升客流量,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澳大利亚裸体美发沙龙

澳大利亚一间来自波兰的一个绅士美发沙龙近日想出来一个主意,店主Wojtek Wasilewski找来了几个美女,让他们裸着上身为前来理发的顾客服务。现在这里生意兴隆,门庭若市。Wojtek Wasilewski介绍说:他18个月前就开始寻找又会理发,又是美女,且还愿意裸上身的MM。最后终于找到了4个,她们现在是该理发厅的中流砥柱,电话预约都不断

夫妻房事自古就是一个人人关心的话题,古代有房中术,教授古人如何享受性事。古代夫妻做爱知识并不少,从老祖宗那流传下来的古代男女交配图不胜枚举。小编其实很好奇古代皇帝是怎么和嫔妃们交配的,必经他有这么多女人,下面从一些文件记载中窥得一二吧。

艺妓和色妓毕竟都是以年轻貌美、色艺出众为资本取悦于男子的,因此,她们的归宿大致相同。少数知书达理、色艺俱全的名妓,在得到贵人的宠爱后,成为贵夫人。多数色艺不精的妓女年长色衰后,风韵既失,又无足够资财置房蓄女,就在妓院中充当女佣或管领婢女,服侍名妓。

监狱中男女是分开关的,所以在监狱中很多时候男人女人都很寂寞。但在监狱中犯人可以用自己的钱来购买一些书籍,但是监狱阅览室里可以借到很多更黄的书,比如色情漫画或者成人杂志之类的,以供男囚女囚们“自娱自乐”。

敬事房里担任职务的太监,是专管皇帝房事问题的。每天在皇帝晚餐前后就托着一个盘,跪着呈到皇帝面前,盘中尽是象牙做成的签牌,每一根签头上,有些是黄色,有些是红色,有些是蓝色,这些颜色是表示后、妃、贵人的等级,上面还有黑字,写明许许多多名字,皇帝就拣出一根签,太监就唯唯而退。皇帝当晚要宠幸的一个女性,就是这根签上写明的一个。

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个数字还是一般传说,事实上不足此数,因为皇帝每年都要选美女进宫,数目并不规定,尤其晚清的几个皇帝,后宫妃嫔都没有达到足够的数字。

这些宫中的美女,皇帝根本弄不清楚,全凭太监安排好牙制的签牌给皇帝拣,皇后的签当然是每天放在盘面第一排,但是皇帝有时要选熟悉的名字,或是特地拣一个不熟悉名字试试新。

太监本是无物可以应付的,但是有人说:“跛者不忘其行,哑者不忘其言,聋者偏欲听声,盲者偏欲窥光。”所以太监对宫中女性还是欲念旺盛,碰到宫中女性饥不择食时,也只好听凭太监随意处置。

何况除了皇后,其他女性在宠幸之前,都要剥光衣衫,一丝不挂地裹在被窝中,由太监送上龙床,揭开被的下端,再让被宠幸的妃嫔爬入被中。行房之时,外边另有一个太监守着,到了相当时间这个太监就跪着喊四个字“是时候了”,这是规矩。有些皇帝可能拍掌为号,让太监再用被裹着退出;有些皇帝可能龙心大悦,不理什么时候,外边尽管叫“是时候了”,他充耳不闻。有些被宠幸的留宿一宵也是有的。

被宠幸的女性,可能第二晚又选中,也可能一度春风之后便不再中选。深宫春怨,几乎每个女性都会尝到这个滋味。处子未经宠幸过,可能默不出声,一经人道,以后就思念不已,于是出现一种代用品,以幼鹿茸角为最合适。因为有茸的鹿角,是硬中带软的东西,药材铺切片能切到如纸一样薄,足见其软硬度恰到好处。各地称鹿茸角为角先生者,即是指此,南方人以讹传讹,乃称为“郭先生”,实在是误会的。

宫中的怨女,当然最喜欢年轻的太监,她们认为太监总算是一个男性,所以小太监就时常得到亲近的机会,称为“上床太监”,这是宫中的公开秘密,大家都知道的。太监们胆大妄为,代宫中怨女,特设“黑轿”及“黑车”,只要有钱到手,竟然把宫外俊男也载入宫中,其事亦见于诸家笔记,也是太监们秽乱宫闱的特种行动。至于玉茎重生的太监,更能得到这般怨女的欢心,因为他比较能给予她们实际的需要。

第一种是献身给神物。古埃及有崇拜金牛之风,所谓金牛是体上有特别的斑纹的黑牡牛,据说这是生殖之神奥色里斯的化身。凡有金牛出身,祭司们就把它小心饲养,等过了四个月头,就送进金牛庙。金牛初到庙堂的40天内,男人不能去,只让女子在庙内裸体供奉,少女们纷纷把下体献给金牛,这是她们的一种宗教责任。

虽然这种风俗在当时是很神圣的,但是这种方法对女子是不是太残酷?一则很危险,试想想,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牛要和人进行性交,纵然有人帮助,也是很恐惧的一件事。二则开了人和动物乱伦的头。女子的第一次就要和动物进行交配,那么在女子和当地人看来,人和动物进行性交也是很自然的事了,只不过一种是神圣的,一种是不神圣的,但不管怎么说,它告诉人们,人和动物是可以性交的。欧洲的黄色牒片里,这种人和动物性交的场面比比皆是。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这些时,惊恐万状,但现在我才知道,对欧洲人来说,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

第二种将身体奉献给神,主要对象是僧侣、祭司等,因为他们是神的代表。古代的印度王于新婚的三天内不得与新王妃接触,这三天要交给最高的僧侣和王妃共寝。君王尚且如此,百姓又能怎样?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神圣的。但是仍然有一种矛盾和假相存在。僧侣是神的代表,这种习俗又是这些僧侣宣传的,如果是真的信神倒也罢了,否则,这岂不是一种骗局?可见,贞与不贞,神圣与否,全在人心里,正如马丁·路德说的那样。

第三种是向酋长、地主、君主献身。印度孟加拉的土著民族,处女非奉侍了兼祭司的酋长后,不得结婚。新西兰、尼加拉瓜、南美巴西等地都有这种风俗。古罗民的奥古斯都大帝曾对臣下的妻女主张这种权利。法国布勒塔涅的风俗则是:第一夜献给基督,第二夜献给圣母,第三夜献给地主,第四夜才献给新郎。曾经是葡萄牙的圭内瓦有一种部族,其酋长不但能享受初夜权,而且要求得到相当的礼金。真是淫迹斑斑,磬竹难书。如果说第一种和第二种初夜权确真带有神圣的宗教色彩的话,那么第三种习俗就已经沦为淫风了。

96岁的英国老妇人米莉·库珀(Milly Cooper)注定要把妓女当成终生事业。如今,她每周仍要接待两位客人,他们的年纪在29岁到92岁之间,每次服务的收费高达800英镑。在色情产业泛滥的今天,像米莉·库珀这样老而弥坚的例子堪称传奇,单纯依靠性交易,库珀每年能挣5万英镑,收入甚至超过首相。

经验丰富的库珀阅人无数。自二战末期涉足色情业,在漫长的职业生涯里,她接待过3500名客人,这些客人分布在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里,除了见证她青春消逝、美人迟暮,更见证了时代变迁、沧海桑田。库珀的人生,与其说是一个妓女的命运史,倒不如说是一部色情业发展史。

正是96岁这一年,仍然奋战在色情产业一线的库珀突然被媒体关注。人们无不感叹她惊人的耐力和职业忠诚度,他们给了她一个头衔——世界上最老的妓女。这份特殊的职业不仅养活了她,也让她顶着96岁的高龄仍在纳税!

回顾之前的人生,这份职业对于库珀来说更像是命运的安排。27岁时,库珀嫁给了一个美国富人,从英国伦敦东区移居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小镇。二战期间,丈夫离世,留下她和小女儿相依为命。战事接近尾声,毫无收入来源,之前做过广告女郎的库珀为了生计走向街头,沦为高级应召女郎。

那个年代,妇女的工作机会远远少于男人,投身色情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一名制衣厂女工每周仅能赚上几美元,而妓女的收入每晚却高达上百美元。摆脱了妓院束缚的应召女郎纷纷走上街头,通过电话直接与客人联络。

妓女的工作让库珀养活了整个家庭。不久,她转行做了“妈咪”,为手下10个女孩安排生意,这">桃报李,转赠美女两个,意思是咱俩各玩各的吧,谁也甭管谁!这段私情维系了八九年后,因高阳私赠辩机的玉枕被偷而大白于天下,唐太宗大怒,下诏将辩机处以腰斩的极刑。辩机死后,极度伤心的高阳曾说:"辩机是我的骄傲,房遗爱才是我的耻辱。"也许是爱屋及乌,之后的高阳公开纳三个僧人为面首,三僧怂恿高阳发动宫廷,终被赐死。

南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的妹妹山阴公主,名楚玉,嫁给驸马都尉何戢为妻后,曾对皇帝说:"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惟驸马一人,事太不均。"意思是咱俩都是先帝的骨肉,你有六宫上万美女,而我仅驸马一人,这太不公平啦。于是皇帝赐予她郡王的待遇,给她一次"批发"三十个小帅哥做男宠,让她可以名正言顺地出轨。可惜她还不满意,又向皇帝强要吏部侍郎褚渊,褚渊被迫伺候公主十天,实在忍受不住,便以相威胁方得脱身。

塔斯曼尼亚的寡妇:切下老公的小兄弟做颈链

如果老公死了,必须切去老公的“小兄弟”,防腐风干后制成颈链,挂在颈上度日子,直至找到新男人为止。但寡妇绝对不可以用这条好兄弟自慰,只能看不能用。

乌拉圭特许男人:召妓200次

乌拉圭男人绝对不可以在老婆月经期间与其ML,违者一律要坐监。不过法律不外乎人情,这些日子男人可以名正言顺去召妓,只要不超过二百次就可以。二百次?试问有哪个男人可以七日之内做二百次呢?

西瑞诺族:肥胖美人

南美洲玻利维亚西瑞诺民族,对美人的评价标准:肥胖。西瑞诺民族一位学者评价道:“我们民族内对美人的评价主要有两个标准,其一是肥胖,其二是年轻。满足这两个要求的女性才能得到我们男族人的恩宠。她应该有一对肥臀,一对大号的坚实乳房。”

哥伦比亚:丈母娘在洞房帮忙

哥伦比亚某地方依然有好多古怪风俗,结婚洞房当晚,法律容许新娘的妈妈站在旁边监视,做得不好的话,即时指导。这入个洞房,旁边还有丈母娘在身旁指导,这是该笑呢还是该哭呢?这时候心里是什么感受,大概只有新郎自己知道了。

西瓦族:给女人食男精

当您漫游北非,有西瓦族男人请您共同进餐时,对方送的食物千万要当心呀!因为那里的男人有一个风俗:把自己的男精偷偷抹在食物上,给女人吃了,那女人就会认为他魅力无穷!

海达特撒族:妹妹代姐姐性服务

看看这里的男人受到了什么样的优待:当海达特撒族孕妇到达临产最后一段时期并且不能和其丈夫进行正常房事时,她实在舍不得丈夫的“干火空烧”,干脆就请来自己的胞姐或胞妹暂时“帮忙”对付一阵子。海达特撒族的姐妹情深到这地步,是个男人都会偷着乐吧。

乌干达部落首领:以娶处女为耻

乌干达部落内,有一条风俗流传下来:如果哪个部落首领纳一个处女为妃或为王后,那他会遭到所有族人的羞辱,处女膜是否完整在这些部落族人的眼中毫无关系。更为有趣的是:部落中还专门设有“采妃使者”一个差事,这名“不幸”的“差人”业余从事一项“苦差”:与新妃交合。在这些部落内,人们都认为,被采过的新娘才更纯洁。

第一,形成了观察入微的中华性科学,总结出正确的性规律,性知识,对人体的正常和异常性规律都有充分认识。

第二,有长期丰富的性实践经验。中国古代性文化的最大优点,就在丰富的性生活实践经验。既有求仙的错误目标,却又有长期脚踏实地的进行唯物手段的实践。

第三,有丰富多样的性能力锻炼方法。我们中国人自古重视养生保健,从而形成了多种多样强身锻炼方法。这些方法,既可以用来增进性爱幸福,又可以作为疾病纠正治疗的手段。

第四,以健身养生为主要目的。中国古代的性生活经验和性锻炼经验,一不为竞技演示,二不为两性互相玩弄,而是为了增加性爱幸福和身体健康,最起先最原始的目的是“养生保健”。

第五,普遍性、平民性。中国古代的性生活经验和性锻炼经验,都不是少数人专有的,而是普通人都能够学习能够使用的。而且方法都简单,随时随地能做,无需设备、器械。

第一,以“求仙”作目标,形而上学。古代性文化走的道路是由普通人的性保健开始,到少数人的健身性养生,再到更少数人的性修炼。开始还属于健康、延寿的范畴,随后不断向空想、玄虚发展,目标转向“求仙”后,完全走向畸形。“求仙”的概念是指“普通人通过修炼可成神仙”,这是个历史性的大错误,两千年来,多少代人,为这个不存在的想象浪费了一生精力。

第二,古代性文化典籍是很丰富的,可是很多文字深奥难懂,造成研究的障碍。而且古代性文化从健身性养生向求仙发展后,便秘而不宣,用隐语说话,什么黄芽姹女之类,难为人理解,使很多经验没有传承下来,理论和文字都给人很深的落后错误印象。

第三,除求仙外,还有主张“还精补脑”。在解剖知识缺乏的当时,确实大部分人都相信“精液上行于脑”,但是,精液并未上行到脑子,“还精补脑”只是一种气感,并不是真把精液驱赶上升到脑子里面去。

第四,过分夸大精液的宝贵性,认为精是生命之源。闭住精,就成仙。把实质的“精液”和中医学里面概念性的“精”等同为一,认为闭住精液是成仙的决定手段。从现代生理上讲,精液定期正常排泄,对健康有利,如果精液蓄积,则对生理和心理都不利,所以,有人标榜“终生不泄,保持童男”的古代闭精方法是错误有害的。

第五,中国古代性实践经验里面有一派“男女双修派”给人们的印象极为不好,认为他们“淫乱、污秽”,“男女双修派”,是一种想要高效、快速“成仙得道的派别。怎样才能“快速”呢?就是采用性生活的手段进行修炼。然而这一派别,在社会道德和法理上还是问题很大的。

英国料理店推出新服务 日本女郎当裸体餐桌

英国曼彻斯特日式料理店Samsi推出裸女餐桌服务:各种精美的日本料理摆放在裸体女郎的身上。两位妙龄日本女郎充当裸体饭桌。食客可以尽情地用筷子在她们的身体上享受美味,但禁止触及裸女身体部位。美食和美女构成日本饮食文化的基础。充当裸体饭桌的女郎幽默地说:很高兴食客们只在我们身上食用冷餐。

2008年8月,英国油漆工尼克·梅尔为促进业务发展,突发奇想推出“裸体油漆工服务”,即一丝不挂地在客户家中进行油漆和装修工作!时年37岁的尼克除了是一名油漆工,同时也是一名天体主义者。尼克在年初想出了一个将自己的“裸体主义”癖好和油漆工工作结合在一起的妙招:当他在客户家中工作时,将会脱光所有衣服,一丝不挂地从事油漆工作!尼克的油漆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科一洗车店推比基尼性感美女洗车服务

2010年8月27日,在莫斯科有一座洗车行,推出了比基尼美女洗车服务,你只需要花费1000卢布,就能享受到比基尼美女对你的爱车无微不至的关怀……

据说明代嘉靖皇帝自打被宫女谋杀未遂之后,对被窝里的女人顿起防范之心,再不敢玩通宵了,跟女人一干完那事儿,第一时间会大喊一声:送客。

这段不怎么光彩的历史,被清代皇帝的第三只眼看见了,于是,他们时刻牢记,以史为鉴,女人是老虎,小觑不得的。先是顺治皇帝用做反面教材开展正面教育,子孙必须学习嘉靖同志这个好榜样,不能玩物丧志;然后,康熙皇帝秉承父亲教诲,专设“敬事房”,负责具体落实;再然后,清朝的皇帝们可郁闷了,性自由被管制,“奋青”集体变“愤青”。

性,这个东西,事关本能,连本能也有人干预,难怪他们不高兴。可不高兴归不高兴,“敬事房”的太监们该干预还是照常干预,没得商量。怎么干预的呢?对,整个过程一如嫖妓。你若问我是如何知道嫖妓全过程的,那我告诉你,别不怀好意,中国三千年青楼史,任取冰山一角,答案就浮出水面了。

古代嫖客进入妓院,老鸨子嘴上会一股脑儿叫出许多香艳的名字,什么“翠花”、“小兰”等等,这就叫报花名,好让客人选择,跟如今某些歌厅里的“点台”类似。

清代的“敬事房”总管太监,跟妓院老鸨子没啥区别。每日皇帝晚膳用毕,他就颠颠奉上一个大银盘,银盘里放了几十块绿牌子,每一块牌子上记着一位后妃的名字。皇帝只看牌子不看人,选了谁,把牌子翻过来就行。

先得交代一下,古代妓院里的嫖客,一般有两种类型。一是留宿的,甚至还有长期住在里面的,此类嫖客不会遭遇老鸨的催促;另一种是临时的玩家,事情做完,拍屁股走人。这种嫖客往往按时付费,老鸨当然也会与“时”俱进,到时间就催,唤作催钟(别笑,你若会心而笑,说明你经历过)。

清代皇帝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也会被烧包的太监催钟。因为整个过程中,他们就守在窗外,不是他们有偷听叫床的嗜好,而是职责所在,一怕皇帝过度兴奋而出意外,第二就是“执法”,到点催钟。这个“点”到底多长时间,咱不知道,估计不会太长,为啥?你等过火车不?十分钟你就会不耐烦。总管太监多半也会不耐烦,先高唱:“是时候了”,若皇帝装聋作哑,就再喊一次,事不过三,太监一般喊三次,皇帝就不能当没听见,因为头顶高悬一把剑呢,它的学名叫得“礼”,戏名叫“龟腚”。

古代妓女如何避孕?对,这类文章很多,大家去搜来读读,我就不多嘴了,反正各有各的招,不能被套牢,否则不小心怀上个把“韦小宝”,找爹可就不容易了。

清代后妃若怀孕,将来孩子找爹不是问题,但须得皇帝同意,不是你想怀就可以怀的。太监催钟完毕,妃子面对皇帝,倒着爬出被子。太监再次用披风裹着她,背到门外。总管随后进来,问:“留不留?”皇帝说留,那就留,若说不留,总管就出来,找准妃子腰股之间某处穴位,微微揉之,那什么的就流出来了,这叫人工避孕。如果避孕不成功,就补做人流手术。

古代青楼多是营业性的,妓女是赚钱工具,每个妓女每月创收多少,一般都会有账可查,作为所谓“花魁”的评选依据。即便没有专门的账房先生,老鸨子心中肯定有一本账,谁最红,谁赚得最多,谁应该当宝贝似得捧着,等等,总的有个数。

清代皇帝睡女人,一样要记账的。总管太监随身有个小本子,皇帝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睡了某妃子,都得记载详细,进行存档,其程度比内务府官员记的“起居注”还有一丝不苟。

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连这点隐私也不能“隐私”,叫人情何以堪!康熙皇帝第一个就后悔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设这个劳什子“敬事房”制度,但自己定的规矩,又不能自己破,肿么办呢?康熙不愧是“有作为”的皇帝,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动用内帑外赋,大肆修建圆明园、避暑山庄等行宫,宫内损失宫外补,皇帝在行宫临幸妃子,则不受“敬事房”老鸨的管束。

康熙之后的几代皇帝大多不满意这种嫖妓般的过程,雍正自律较严,就不说了。乾隆六下江南,恣意领略人间美色;嘉庆、咸丰等帝,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圆明园,尽情享受园内女人的千般旖旎万种风情。“敬事房”太监基本是集体失业,人人面临“下课”的压力。最为搞笑的是,那个同治皇帝在后宫“嫖妓”感觉不过瘾,又颠颠跑去八大胡同玩通宵,引进了梅毒,一下子呜呼哀哉,真是霉了去了。

传奇的风尘女子董小宛

她们中有的妓女是在新贵苦读赶考之际相识,曾情投意合,并以资相助,文人学士一旦高中,成为举人、进士、状元,封官加爵后仍不忘旧情者,便会以重金赎其出妓院,带回家中为妾。也有的高级妓女结识名流,两情甚笃,力排众议,成为夫妻的。如明末清初学者冒襄,在他的宠妾董小宛死后写的《影梅庵忆语》中,记叙了他与董小宛的结合经过。冒襄与董小宛相遇时,是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学者,是士林所仰慕的风流人物,才貌双绝。

而董小宛是南京秦淮名妓,年方二八,色艺超群。董小宛迷恋冒襄,但冒襄已有美满婚姻,而且,董小宛当时也受到一些达官贵人的纠缠。两人情投意合,不顾阻难,经过一年的调停料理,董小宛终于得以妾的身份进入冒襄家。董小宛对诗词颇有天赋,她常与丈夫彻夜谈论唐诗,推敲疑难之处。她还参与丈夫的文学创作,帮他誊写文章,整理书籍和手稿,并且,自己也辑录古书,编了一本叙述女人服饰歌舞的《奁艳》。

清兵南下时,她与冒襄渡江避难,辗转于离乱之中。董小宛操持家事,照顾冒襄,一切安顿得井井有条。但是,他们一起生活了九年后,董小宛因身体娇弱,又劳顿过度,年仅二十六岁便去世了。冒襄痛失爱妾,至暮年仍不能忘情于董小宛。

当然,妓女中像董小宛这样能找到真心相爱的贵人的,毕竟只是极少数。

部分世袭乐户的女子,必须终身为妓。

年长色衰后,艺妓大多在教坊中传授技艺或充当艺师,收徒传艺。色妓则多成为妓院老板,她们将年轻貌美时挣得的钱财置房产、蓄义女,成为鸨母。由于她们本是妓女出身,以她们的素养、技巧和经验,足以使她们能严格地教训妓女,也能熟练地管理妓女。有的鸨母年轻时曾受人蹂躏,她们常常又以同样的方式对待蓄养的妓女,或逼迫她们不停地接客,稍有懈怠就虐待鞭笞;或串通妓女坑害嫖客。

她们贪财爱钞,唯利是图。清代褚石农所着的《坚瓠集》中,引有明人写的《妓家祝献文》一文,其中描述鸨母的内心世界,惟妙惟肖:“伏以香焚宝鼎,烛插银缸,奉请勾栏土地,教坊大王,烟花使者,脂粉仙娘。弟子生长九江之上,侨居圣帝之旁。因无生理,买良为娼。

今遇七夕令节,启建荤素道场,拜献本司圣众,愿祈如意吉祥:大姑常接有钱老(老即嫖客),二姐广招多钞财郎,三姐房中时时舞弄狮子,四姐床上夜夜捉对鸳鸯,五姐忙兜兜迎新送旧,六姐急忙忙脱裤宽衣,七姐盐商包定,八姐木客连桩,九姐愿得富翁梳弄,十姐只求财主成双。厨下春梅秋菊,常接个帮闲落剩之客。走动张三李四,频烧些净脚洗手之汤。合家利市,永保安康。”

作家Sayuri Yokota曾经是一名犯人,如今她是反毒品运动活跃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她指出,在监狱里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对女犯人产生莫大的性吸引力。 “她们在狱中很难见到男人,连看守都是女性,所以再丑的男人对她们来说都无所谓。我服刑时要到车间里干活,那儿有个很肥的大块头男看守,但是每个女犯人都心甘情愿地任他为所欲为,因为他还私下里向女囚出售止痛药片。有些女犯人会挑逗任何能够接触到的男性,即便是50来岁的清洁工人——只要她们能令他勃起,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干一场”,Sayuri Yokota说道。

成寡廉鲜耻的荡妇的:“隔三个月会有男艺人到监狱里为女囚犯表演,但是我们都盯着男人的裆部,想象着用手抓住那里会带来多么美妙的触觉。” 女囚们也会自制一些“性玩具”解一时之需,Momoko说最普遍的玩法是把7支圆珠笔用橡皮筋捆起来,外面包上塑料袋就成了用以自慰的假阳具。不过狱方给每个犯人的圆珠笔只有三支,所以要玩得痛快就必须向别人借笔。有的女囚自慰时需要弄10多支笔,说这样才能顶得上她们丈夫或男友的尺寸。

和用笔自慰比起来,女囚们的另一些性游戏显得匪夷所思。Momoko向记者介绍说,“有时在放风时会捉到青蛙,我们会把青蛙带回牢房,接着就可以开‘青蛙淫乱派对’。大家先确定次序,接着轮流把活的青蛙塞入下体,青蛙在阴道里会由于惊吓而乱蹦乱跳,会带来很奇妙的感觉。” 玩这种游戏需要小心翼翼,Momoko说如果太兴奋了而过于用力地收缩阴道可能会把青蛙闷死,其他的女犯人就没得玩了。这在牢里是常有的事,甚至有犯人为了青蛙而大打出手。

有些女犯人在监禁期间会变得男性化,她们在每月的理发日要求管理人员给她们剃平头,这样就可以让其他犯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者。 不过据anni介绍,这种明显的同性恋倾向在监狱里未必行得通。“如果你试图跟那些男性化的犯人搭讪,看守们会很生气,因为监狱里不提倡同性恋。你写给她们的情书一旦被发现,你就要收到惩罚,比如关禁闭或者剥夺假释权。

因此即便每个女囚都觉得那些男性化的犯人很性感,仍不能轻易地进行接触。” 然而,如果女囚们够幸运,她们可以在晚上张开双腿,在其他人没觉察到的情形下让别的女囚用脚趾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但是这么做难度也很大。Momoko说在狱中每周只能洗两次澡,所以你必须确保在早上醒来时能立刻洗脚,否则你脚趾上沾染着其他女囚下体分泌物的气味,这会让大家都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301医院肿瘤生物治疗

卵巢早衰的治疗方法

北京治疗无精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