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真人真事改编这部反套路电影让你哭成狗-【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06:51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以二战为背景的电影有很多,因为视角和关注点的不同,二战电影的题材也多种多样。

有战争中的残酷和人性,比如《辛德勒的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

有战火里的凄美爱情,比如《赎罪》和《珍珠港》。

有战争催不毁的亲情或友情,比如《美丽人生》和《穿睡衣条纹的男孩》。

无一例外,这些二战电影大多色调压抑阴暗,多多少少都带有战争造成的残酷感和恐惧感。

今天要说的这部电影和它们很不一样。

色调上,这部电影以暖色调为主。如果去掉战争部分,会让人以为这是一部展现法国自然风光的公路片。

故事情节上,没有连天的炮火和满目的血腥,没有暗无天日的集中营生活,平常之中尽是无常。

难道这部电影在美化战争吗?

当然不是,这部电影虽然没有对残酷战争的正面描绘,但看过的人依然能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恐惧无处不在。

但让人感受更深的,是战争中人性的光辉和灾难中对未来的希望。

《一袋弹子》

《一袋弹子》改编自法国作家约瑟夫·若福的自传小说《弹子袋》,也就是说,这部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这并不是《弹子袋》第一次被改编成电影,早在1975年,《弹子袋》就有了电影版。

电影讲述了乔在二战时的逃亡经历,儿童视角让电影少了些悲伤,多了些暖意。

乔有三个哥哥,因为亨利和艾伯特比他大很多,所以他跟小哥哥毛里斯的感情最好。两人天天一起上下学一起玩弹珠。

乔的父母在巴黎经营着一家理发店,一家人的生活温馨有爱很幸福。但这平凡的幸福还是被占领法国的纳粹打破了。

在纳粹还没开始抓犹太人时,乔的爸爸还能光明正大地对辱骂犹太人的纳粹说:“这个房间坐着的都是犹太人”。

后来纳粹要求所有犹太人必须在外衣的左胸上缝上一个黄色的六角星,犹太人的灾难到来了。

乔的爸爸决定让一家人分开逃难,约定好在尼斯相聚。最小的乔将和小哥哥毛里斯一起逃难。

在他们出发前,爸爸告诫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自己是犹太人,毕竟命比什么都重要。

兄弟俩根据妈妈标注的路线地图上了火车,火车到站的时候碰上了纳粹检查。惊慌之际,一个牧师帮助他们蒙混过关。

为了过河,乔听信一个“黄牛”雷蒙德的话,给了他两千法郎。

节省的哥哥对听信陌生人的弟弟的做法表示不满:我们花了两千法郎,很棒吗?

乐观的弟弟表示:我们还有一万八千法郎!

等到半夜过河时,他们才发现,“黄牛”跟其他人要价是才100法郎,其中小孩还免费。但不管怎样,他们安全过河了。

在去尼斯的路上,兄弟俩遇到了各种各样开车路过的人,这些人大都会主动载他们一程。

虽然这些人在车上有说有笑,但乔还是在这些人眼中看到了他们对战争的恐惧。

一路上,没有顺风车的时候,他们只能步行。乔走不动的时候,毛里斯会背着他,并告诉他,作为哥哥,他甚至愿意背着乔到世界尽头。

年幼的乔还不理解逃亡的含义,他把这段逃亡当做是旅程。没有学校和作业,没有家长和老师的管教,只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奔跑。

在尼斯,一家人平安相聚了。阳光、沙滩、一家人的笑颜,这么平凡的幸福却又这么难得。

乔和哥哥们一起给妈妈买了把小提琴,琴声却引来了警察。短暂的相聚之后,一家人又要分开了。

乔和毛里斯被父母送到了少年兵的政府训练营。一次外出,他们被捕了。

和他们一起的人因为是犹太人而被枪杀,乔和毛里斯也被纳粹军官怀疑是犹太人。即使军官再怎样分开审讯他们,他们也一口咬定自己不是犹太人,自己信奉天主教。

在身体检查的环节,帮纳粹做事的罗森医生帮了他们,医生在去集中营前告诉乔必须活下去。

纳粹军官让毛里斯去教堂找到他们兄弟俩的洗礼证明,不然就把乔送到集中营。

在教堂牧师的帮助下,两个人终于捡回了一条命,然后回到了少年兵训练营。

与此同时,他们的爸爸被逮捕送去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因为父亲被捕,兄弟俩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在等待战争结束的日子里,乔被一家亲德的书店老板收留当了报童,哥哥毛里斯则暗地里帮民间反抗组织做事。

终于,乔等到了战争结束的日子。在乔看到书店老板被抓时,出于善良,乔告诉大家店长在战时收留了一个犹太人,就是自己。

也就是这个时候,乔终于可以自豪地说出自己是犹太人。

在巴黎,一家人再次相聚了,只是乔的爸爸再也没有从奥斯维辛出来。

“一袋弹子”是乔的小伙伴泽拉蒂给他的。或许是看到乔因为六角星被同学们欺负,泽拉蒂用一袋弹子交换乔衣服上的六角星。

一袋弹子在电影中就成了善良和希望的代名词,虽然逃亡路上乔并没有带这一袋弹子。

《一袋弹子》没有刻意的煽情,但还是让人泪流不止。为乔和毛里斯的兄弟情深,为陌生人相助的勇敢和善良。

如果没有哥哥毛里斯的安慰鼓励和陪伴,乔或许会在痛苦中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如果没有一路上各种各样陌生人的善良相助,乔和毛里斯几乎不可能平安到达目的地和家人团聚。

电影虽然没有正面表现战争的残酷,但却表现出了一个家庭在战争中的流离颠簸。

在和平年代,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战争年代,不仅这是奢侈,连生存都变得艰难。

乔一家不断的逃亡和乔父亲的死去,是对战争最大的控诉。

好在战争有它残酷不堪的一面,也有战争泯灭不了的人性的勇敢善良。

因为在二战中受到很多陌生人的帮助,所以约瑟夫·若福记住的是战争中人性的光芒。

这光芒虽然微弱却照亮了约瑟夫的一生。

外伤型白癜风传染吗

石嘴山帕金森精神科医院

上海什么大医院治荨麻疹好小儿荨麻疹和湿疹有什么区别

烟雾病如何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