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火模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模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2011年居民收入增长低于GDP今年应赶上或赶超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9:25 阅读: 来源:阻火模块厂家

2011年居民收入增长低于GDP 今年应赶上或赶超

导读:2011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8.4%,农村人均收入增长11.4%。1月24日10点经济之声聚焦: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没有跑赢GDP是否是正常现象?努力提高财产性收入能不能让我们的收入提高得更快?在提高居民收入方面,今年又会有哪些新政策出台?

春节前夕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1年的宏观经济数据,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全年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2397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6977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4%。2012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将呈现怎样的走势?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发表评论。  记者:国家统计局在公布2011年宏观经济时说到,去年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实际收入增长8.4%,而去年的CPI涨幅是5.4%,虽然我们感到一些商品的价格在上涨, 但实际上我们的收入增长水平还是跑赢了CPI的,但是我们的收入增长却没有跑赢GDP9.2%的这个增速,那么您觉得这个现象属不属于正常现象?  张车伟:这里面我想澄清一些概念,首先数据是说我们城镇居民的收入在去年是实际收入增长了8.4%,所以这个是扣除了CPI的,我觉得只要是一个正值那么它就跑赢了CPI,如果跑不赢CPI的话我们城镇居民的收入应该是负值,所以这个也就意味着说我们去年的城镇居民的收入的增长还是比较快的,但是确实是与GDP的增速9.2相比确实低了一点,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口径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人均收入这个城镇居民的收入是人均增长来看的,而GDP是一个总量的概念。所以用人均GDP来看,我看这两个数字可能相差不是很多,大概全国人均GDP增长也应该是8点多的样子,但是如果考虑到城镇部门的GDP的增长可能快于农村的部门,所以如果是用人均的城镇的GDP来看,我们的城镇居民的收入是没有跑赢GDP增速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应该不是很正常的,这说明我们城市部门当中的居民的收入增长还是偏慢了 .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去年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中,工资性的收入比上年的名义增长是12.4%,转移性收入增长了12.1%,经营净收入增长29%,财产性的收入增长了24.7%。从这里面我们就可以看到,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的收入增速是比较高的,那么我们能不能就此推断,现在人们更愿意自己创业以及进行投资,那么这种情况能不能让我们的收入增长得更快呢?  张车伟: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复杂的,因为这次数据解释出来的说现在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的增速比较高,这个可以理解为如果今后居民想提高自己收入的话,可以在这两个方面去着力,但是并不见得这就是我们提高收入的一个方向,具体来看这两部分收入的人在城镇部门应该说都是少的,因为从事经营性收入的人都是城市当中的个体从业人员,所以他实际上不是一个城镇收入增长的一个主渠道,因为在这个城镇部门当中,从事经营性收入的人一个是很少,另外他们的总体收入水平还是比较低的。同时从财产性收入来看,应该去年的收入增长也是比较快,达到了24.7%,城镇部门当中,但是我们也要清楚首先在城镇部门当中,有这一部分财产收入的人的人数是一小部分,而且他们的来源大概有这么几个,一个就是我们的存款利息的收入,再一个就是我们资本市场上的股票的收入,然后红利的收入,还有一部分可能就是我们的房租的收入,固定资产的财产应的这种租金的一个收入,那么你从这个收入来源可以,这种增长我的估计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于房产的收入,那么我觉得这个也仅仅是对部分的城镇的人是有用的,而好多在城镇当中没有多余房产的人那么实际上他们是很难从财产性收入当中获得收益的。所以我觉得这两部分的收入的增加,也不意味着说今后就应该用非常大的精力去追求这两个部分收入的增长。  记者:说完的城镇再说一说农村,去年农村居民的人均纯收入是6977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是11.4%,那么农村居民的收入增速超过了城镇居民,那么就您的分析去年农村居民收入有哪些特点呢?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能够在什么时候消除?  张车伟:因为这两年都出现了一个非常好的迹象,就是农村居民的收入增长开始超过城镇居民,这个是从去年就开始了,这就意味着说过去我们多年一直出现的城乡居民收入拉大的趋势开始出现逆转,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去年就是一个拐点,今年继续这样的一种趋势,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迹象。那么从推动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因素来看,那么它增长最快的农村居民的收入来看,主要是工资性的收入的增长,和转移性的收入的增长,这向项收入的增长都超过了20%,其中工资的收入名义增值率是21.9%,然后转移性收入增长是24.4,所以这两项收入的增长就推动了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超过了城镇的居民,我觉得这也是关键的一个因素,这也是它的一个特点。那么这样的一种特点我想在今后还会持续下去,实际上也是推动我们今后城乡差距开始缩小重要的推动力,现在我们的城乡差距在实际上来讲都是最高的,那么这样的一个差距会随着农村居民的收入的增长快于城镇居民的增长这样的趋势,而在有一天会缩小,但是这样的一种过程我觉得还应该是比较长, 能够彻底消除的时间实际上也就是我们的城乡一体化的时候,就是我们城乡之间农村和农村之间没有大的一个差别,那么这种没有大的差别不仅表现在我觉得收入水平上,可能我们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等各方面都基本上消除,我们二元经济的特征也基本上消失的一个时候,我觉得这就是中国进入到一个彻底发达的一个社会的标志。  记者:2012年已经到来了,中央今年提出的要提高中等收入者的比例,并且提出要继续完善结构性的减税政策。那么您预计今年在这方面会有哪些具体的措施出台呢?  张车伟:这样的一些措施实际上在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有财政部的一些文件当中已经得到了一些体现,具体来看我们国家税制的结构大家都知道是一种以间接税为主的结构,我们的直接税实际上也就是说直接向纳税人所征的税,比如说个人收入的税,企业的所得税,财产税等等,这样的税收比例是非常低的 ,实际上在2011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一个大的减税的动作,就是我们个人收入所得税的起征点、劳动报酬的起征点提高到3500块钱,我觉得这个是在去年已经实施了。那么今年我觉得再继续的提高起征点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那么这种结构性的减税更多的政策肯定就要体现在我们在间接税领域中的一些改革,那么这个在中央的一些文件的精神当中实际上已经看到一些做法,那么具体来讲的话我觉得几点,第一点就是我们要更多的实现增值税的扩维,现在我们的间接税当中主体税是增值税,但是有很多第三产业的企业我们征的是营业税,但是营业税当中虽然它的税率比较低,但是因为它重复的征税比较严重,所以结构减税的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要把过去征这种营业税的一些企业,纳入到征增值税的范围当中来,我觉得这个减轻企业的负担。另外一点增值税向消费型的一种转型,就是过去我们有一些企业的一些投资,在过去是要包括在税级当中的,这种增值税的转型转成消费税以后,就可以从税前给扣除,这样等于增税的基数就减少了,也会减轻企业的一些负担,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举措。另外一个主要是针对中小企业和个体从业人员的所得税起征点的提高,这样的话就会使得很多中小的个体的从业人员税收负担大大的减轻,税入水平也会极大的提高,但是我觉得今年应该说在这种间接税的领域当中会有很多的改革的措施,这样的改革措施我觉得是主要是减轻了企业的一些负担,那么同时我想也会这样的一种措施会惠及到我们的劳动者,也使得的劳动者收入会因为减税而提高。  记者:总体来说您觉得今年居民的收入会呈现出哪些特点呢?  张车伟:我觉得今年的居民的收入特点我的预期比去年有一个更快的增长,现在农村的居民的收入增长已经快于GDP的增长了,那么今后我觉得城镇居民在今年我预计,应该保持或者是赶上我们GDP的增长,甚至超过我们GDP的增长,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而且这种趋势应该是值得期待的。另外,我也期待农民收入的增长还会继续快于城镇居民的收入,城乡之间的这种收入差距也会进一步的缩小。第三点就是我们整体工资性的收入的增长会比2001年更快,我们劳动者整体的这种收入水平也会因此步入一个比较快的增长的轨道。

ib班

ib课程是什么

alevel补课机构

alevel辅导好